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收获】歪脖南瓜和李大婶 (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哲理散文

那是1960年,我家搬到郑州。我12岁上小学六年级,妹妹7岁上一年级,我爸在铁路分局上班,我妈在街道理发店工作。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粮食蔬菜十分紧张。一般市民口粮每月定量二十多斤,只有重体力劳动的人才能超过三十斤。家家户户都不太够吃。为了填饱肚子,上级号召“瓜菜代”,家家户户房前屋后见缝插针全种上了瓜菜。

南瓜有两种,一种圆形的,一种长形的,长熟后都是金黄色。不管是蒸是煮是做汤都带着一股香甜,很多人都爱吃。我小的时候曾经天天吃了差不多小半年。

我父亲单位给我父亲在分局大院分了个篮球场,被我父亲干了一个月,硬是挖去表层的石灰、硬土、石子,又灌了化粪池里掏出的大粪,改造成菜田。那个时候的人啊,为了种点吃的,把愚公移山的劲头都拿出来了。记得我父亲种了南瓜、红薯、胡萝卜还有向日葵等。我只要一放学就跑到菜园帮父亲干活,浇水施肥拔草翻红薯秧,全家人眼巴巴地盼着地里的瓜菜早日补补干瘪的肚子。后来,父亲调到三门峡去了,菜地里的活就只好由我一个人干了。谁知秋后,红薯只长秧不结红薯,胡萝卜也只有指头粗细,而南瓜却丰收了!那南瓜长得,不远一个、不远一个,我数了数,有四十多个。一个个对扎粗二尺多长,中间弯着像弯腰大虾米,黄黄的好看极了。

我用两只篮子挑着收回家,每只篮子只能装一个南瓜。我挑了一趟又一趟,引得邻居们纷纷前来观看,嘁嘁喳喳问这问那,好是羡慕。我一直挑到下午才快收完,邻居们早散了,可前排房的李大婶却还在我家门前转悠。当时我母亲上班没在家,家里只有7岁的妹妹,她从屋里把门插上,见到我回来才把门打开。我把南瓜挑进屋,李大婶也想跟进来,我妹妹平伸两只小手拦住不让。“这孩子,大婶进去看看,又不拿你的,乖,让大婶进去,啊。”李大婶弯腰哄着妹妹,可妹妹圆睁着眼,不说话也不退让。李大婶尴尬的站了会儿,走了。我把南瓜一个个堆到床底下,放下床单,回头说妹妹:“怎么不让李大婶进来?”妹妹说:“她来好几趟了,每次都把床单撩起来看,还数数多少个,想偷哪!”“哈哈,不会的,小心眼怪多。”

李大婶家门和我们家门正对着。虽是前后排但距离不到20米远。李大神没有工作,五个孩子最大的上高中,最小的才6岁,还没有上学。李大婶的家务就把她忙坏了,整天穿一件皱巴巴的兰布褂子,头蓬松着一点也不讲究,像个农村老太太,其实她不过才四十多岁。

我家的晚饭吃的是南瓜汤,里边加了面粉。稠乎乎金黄的南瓜汤,甜甜的,好吃极了。我连吃了两大碗。那碗,大的像盆(那时吃饭是不用小碗的),把肚子吃得挺起来,眼看着锅里的还想吃,母亲说:“得了,撑坏你。”这时,有人敲门。“谁呀?”“我,”那是李大婶。“快进来”母亲开门拉李大婶坐下,寒暄几句,李大婶的目光一直盯着锅里的南瓜汤看,母亲说:“还没吃饭吧?刚熬好的南瓜汤,尝尝。”母亲用大碗盛了南瓜汤端到李大婶面前。“这这,这怎么行,都挺难的。”李大婶慌忙站起来推辞。“没事,自己种的,收了好多个。吃吧,锅里还有。”“这歪脖南瓜真好,真好”。

李大婶一边夸南瓜,一边喝汤。哈,歪脖南瓜,我笑喷了。妹妹一边却气呼呼地瞪着她。李大婶谁也不看,只盯着碗里的南瓜慢慢吃着。“锅里还有点,给小五拿过去吃吧。”母亲说。“好好……”李大婶也不客气了,把锅里的南瓜汤刮光,端着碗走了,一步一句“真好、真好”。妹妹气的快哭了,母亲把门关上,给我们讲了李大婶一家的事。李大婶的男人是铁路分局运输分析师,解放前可是个大能人,是总统蒋介石专列的列车长,没本事,能干的了么?解放后留用,一直做技术工作,生了四个闺女,小五才是个男孩。李大婶没工作,五个孩子全靠李大伯一人工资养活,孩子吃得又多,能不困难吗?最后母亲说:“咱帮帮她好不好?”“好!”我和妹妹异口同声表示同意。晚上,我和妹妹一人抱着一个歪脖大南瓜给李大婶送去,妹妹对李大婶说:“我妈说,吃完再来拿。”李大婶弯腰接过南瓜,连连点头:“真好真好,谢谢你妈!”

以后我母亲下班晚了,李大婶常过来帮我们做饭,但做完就走,从不留下来陪我们吃饭。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晰地记得李大婶端着南瓜汤出门的样子“真好真好”。

成都癫痫病检查南宁少儿癫痫病医院民间治癫最有效的偏方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