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和梦一起狂舞(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中考作文

此时,心敲着重重的响鼓,是风,以刺骨,诠释着冬的深至,也许再过三天,就是冬至了,冬至这个节气的到来,对于闽南人来说,吃上热喷喷的圆滚滚的汤圆,这股浓浓的甜味,就已经告诉人们,我们又增加了一岁了,也就是说,过了冬至,不仅增长了一岁,也就是过上小年了。

小的时候,盼望过年,能领上“两毛钱”新纸币的红包,能买上一毛钱一支的木头小手枪,这种小手枪,可以装上纸硝(一种经过撞击能响出声的小火药包),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事了,那个时候,家家户户的孩子都特别多,因为当时没实行计划生育,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生日是农历一九六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也就是说,今年的公历12月10日,是我五十五周岁的生日的纪念日,也就是说,生命的意义的诠释,对于我来说,已经匆匆走过了五十五周年的春夏秋冬了。

这一天,女儿黄怡萱用微信,在厦门给我汇来600元人民币,写上:“爸爸,生日红包,你自己去买些东西吧!”,亲侄儿黄方给我买了一件名品牌的冬天外套,实际成交额人民币经过打折后是539元,我是激动得老泪纵横的,感慨万千的。

做为一个一生历经坎坷、几次大难都“没有死去,幸运活下来”的人,对生活的感受是很深刻的。由于生活的沉重压迫,经济负担的重压,基本上生日都是过了,才记起:“呵!生日又过了!”,所以,五十五周岁生日的今年,我却清清楚楚地记得,因此也写了:《五十五周岁礼赞》这篇散文,这篇文章,是凌晨三点钟爬起来写的,由梦锁孤音编辑老师编发出来的!因为自2017年2月26日,我以散文诗《写给江山文学》首次撞响《江山文学》以后,梦锁孤音老师就一直在编发着我的诗歌,因为她原来就是大《江山文学》的诗歌主编助理,一直在协助着诗歌主编断肠崖居士君的工作,而且编辑得很出色,是《江山文学》评选出来的十佳优秀编辑!后来我才知道她真名叫李香凤,而且我们还互相加了微信号和QQ号,从此她经常背地里让我叫她:“小梦或者孤音”就可以,可是她确确实实是一位很多才、很勤恳、很实干的编辑,对人特别的纯朴憨厚,特别的实在,特别的热情,特别的好,从而我们相识于大《江山文学》的诗歌栏目,她是编辑,我是作者,就这样,从此我们也缔结了深深的文学情缘和友谊。

孤音老师性格活泼开朗,对文学文字工作很执着,为人爽朗大方,性格直爽,对事认真负责,对作者存在的问题也能直言不讳予以指正,这些都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而且她虚怀若谷,能虚心吸取别人的长处,而且很善于肯定别人,鼓舞别人,是有良好的文学底蕴和海纳百川的大胸怀的,是一位女豪杰。所以当她要拉我进“丹枫诗雨”这个《江山文学》的新社团当编辑时,我一口就应允了。

“三人同行,必有我师!”,能者为师。其实早年我是自考中文的,从小学时候,我就一直喜欢写作,到中学的时候就更喜欢了。虽然生活曾无休止地给予我重迫,给予我众多磨难,也给我很多的坎坷,但“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我真的很感悟于电视连续剧《西游记》“敢问路在何方”这首主题歌里,阎肃老师写的这一句歌词,是啊!生活的大风大浪是压不倒一个有钢铁意志的人的,在我生到这个世界48周年的那个纪念日,我曾和我二姐说:“我赚了,16虚岁那年就应该告别这个世界了,可是命运却让我挺了过来,多活了两个16岁,那一年我正48岁,也就是16+32=48,我已多活了两个16岁,死而无憾!”

人生太多的悲欢、坎坷,我历尽了,就更知道这个世界的冷暖淡薄,也更知道这个世界的现实和残酷,从而心也就更博爱和善良了,因此,我总见不得别人流泪,见不得别人哭,别人还没流泪,只是哽咽地诉说着他的故事、伤心事,我就会先流出泪水来。

然而,这个世界毕竟还是有真诚的,并非无限沉湎于金钱的桎梏中的中国,毕竟还有一份深深的文学情结,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热衷执着于文学,执着于音乐,执着书法和画画,因此我也认识了那么多的高人、贤人、能人,因此我是引以为骄傲和自豪的。

如今想来,从2017年2月26日撞响《江山文学》以来,我已经发表出短篇小说、散文、现代诗歌、古体诗词、杂文随笔等等诸多的短篇文学体裁的作品431篇了,而且还有8篇被授予短篇文学“精品”的称号。

前几天半夜爬起来写的《五十五周岁礼赞》这篇散文在孤音老师的编辑下,也获得《江山文学》的精品荣誉,这真的也是对我的一个莫大的鼓励。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记得屈原在《离骚》里面的这句名言。“茫茫人海,终生寻找,一息尚存,就别说找不到,希望还在,明天会好,历尽悲欢,也别说经过了!每一次发现都出乎意料;每一个足迹都令人骄傲;每一次微笑都是新感觉;每一次流泪也都是头一遭!”由著名作曲家雷蕾(著名作曲家雷振邦的女儿)作曲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张宏声演唱的《每一次》这首歌,是我一直喜欢唱的一首民歌,这是电视连续剧《渴望》中的唯一的一首用男声唱的男高音歌曲,我已经唱了二十多年了,还一直在演奏和演唱这首歌。

也许人生的经历,首先就是一首很好听的歌,很惟美的诗,它的文学金子般的含量和音乐金子般的含量,首先就是很好的金子般的创作素材,当18804015611我的这纯文学创作和音乐创作的晨钟敲响以后,我真的是遏止不住挺进的脚步的,因此,我始终认为,人生的经历就是最好的文学和音乐创作题材,苦难磨尽了,眼泪磨成瀚墨,写出来的文学作品,音乐作品,都是最可歌可泣,经久不衰,历久弥新的好作品。

因此,我也默默地祝福我们的《江山文学》,默默地祝福我们的《丹枫诗雨》,我真的希望,我们的《江山文学》,我们的《丹枫诗雨》,永远都是最棒的,因为她叩动的是生命这根主弦,演奏的是所有生活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的生生不息的歌,所以她有她掘而不尽的源泉,所以她的魅力就在这里,她将像西施一样,永远美丽,永远灿烂无华,也永远是最棒的……

2017.12.19.

意识丧失是癫痫症状吗昆明医院有什么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吗?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