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志愿者(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五一”三天假,有钱人去寻找“诗与远方”,月光族去领略本市风光。郑州市有个“碧沙岗公园”,老郑州人称为“老冯义地”。是冯玉祥将军为纪念北伐军阵亡将士,先后拨款二十万元建造的。1928年3月陵园动工,当年8月竣工。冯玉祥取“碧血丹心,血殷黄沙”之意,将陵园命名为“碧沙岗”。

这是一个开放的公园,既不要门票,也没有把门的工作人员。园内月季花、牡丹花开得正盛。翠柳依依,古柏参天。几处亭榭都被不同的“艺人”占据着,有唱通俗歌曲的,有唱豫剧、京剧的,也有人数壮观的“交响乐”队的演奏。

来游玩的大都是带着孩子的市民或打工仔。我是专程带孙子来公园看风景的。孙子两岁,刚会咿呀学语。我们整天蜷缩在小区狭窄的空间里,一旦进入公园,孙子便欢呼雀跃,沿着水泥甬道疯跑。我则在后面紧紧跟着,不让孙子脱离我的视线。

我们渐次深入公园,孙子跑跑走走,他在一棵巨大的松树下停步。树下,有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在卖雏鹅。小鹅像绒团似的,黄口扁喙,毛也是黄中透着白,所谓“鹅黄”,天造地设,自成一色。卖鹅老头的面前摆了两只黑塑料的长方体筐子,筐子里盛满了雏鹅,每个筐子里约有二十多只。它们仰着脖子,发出“呷呷”的微弱叫声。一群妇女,当然也有年轻的,但老年人居多。她们带着孩子,一岁至五岁不等,围在盛鹅的筐子四周,孩子们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企图抚摸雏鹅的身体。

“不能摸!”卖鹅的老头大声叫着,“摸了就得买!”

我很纳闷,鹅是水中动物,吃素的。城里没有水塘,又没有草,怎么养它们呢?来郑州几年了,我没见一家养鹅的,老头在这里卖鹅岂不是瞎耽误工夫?

然而我错了。你看,那么多的靓丽景色不去欣赏,却有一帮女人和孩子在这里看雏鹅,好像它们才是这里的名片。我的孙子也是“鹅迷”,他喜欢小动物,但都是在电视里认识的。比如《贝瓦儿歌》中的小动物,尤其是那句“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画面,他最喜欢看。此时,便飞奔过去,从人缝里挤到筐子前。我紧紧跟上,站在他背后。听他大叫着“小鸭子、小鸭子!”并去作弄筐里的雏鹅。

“不能摸!”卖鹅老头依旧重播着这句话。

孙子一愣,急忙把手缩回来了。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一个年轻妇女吟诵着,来到筐子前。她手里拉着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孩子,教他背诵骆宾王的诗。孩子嘴里说着:“鹅鹅鹅,鹅鹅鹅!”便扑向篮子,要捉雏鹅。

“不能摸!摸了就得买!”

这妇女穿着很时尚,一袭黄裙,与雏鹅“撞衫”。“多少钱一个?”黄裙女子问。

卖鹅老头说:“十元钱一对,六元钱一只。”

我有些吃惊,雏鹅在我们老家信阳是五元一对,三元一只,在郑州市区这个不准养鹅的地方竟然翻倍?

“买两只给孩子玩儿,比看图识字直观多了。”黄裙女子说,便伸手去捉。

“轻点,轻点。”卖鹅老头叫着。

“请问大姐是要养鹅吗?”这时,一位青春女子来到黄裙女子身后。我扭头看她一眼,她穿着白蓝相间的校服,胸前有一枚小小的校徽,但我看不清是哪所学校。不过,她左臂上戴着的袖章上“志愿者”三个字,我看得很清楚。

黄裙女子答道:“养鹅?屁大的地儿怎么养?我是买给儿子玩的。”

志愿者说:“既然不养,我劝大姐别买。雏鹅比雏鸡雏鸭要矫贵,特别是脑袋上的那个突出的小包,不可揉捏。鹅是食草动物,喜欢吃农村长在路边的‘鹅儿食’,‘剪儿股’(都是当地的一种野菜)。当然它也吃菜叶和粮食。”

我敢说,志愿者所说的那些野菜,没几个人能明白。只有生活在信阳东部农村的人知道是什么东西。女子的信阳口音,让我感到很亲切。我问:“你是信阳哪里的?”

志愿者回答:“淮滨农村。”然后继续对黄裙女子说:“城里不比农村,没有水,没有草,它们活不了几天就得死。出于对生命的珍惜,我劝您不要买。”

“你这个人是来找岔的吧?”卖鹅老头忿忿地说,“我卖鹅,你却不让人家买。别以为老人好欺负!”

“我只是劝人不要买来给孩子玩,谁要买去养,我不干涉。”志愿者说。

“这有什么区别呀?”老头说,“你分明是来砸我饭碗的!”

“有区别!”志愿者说,“买给孩子玩,不出三天,它准死。它也是有生命的,我们每个人都要尊重生命,敬畏生命。”

“你别搁这唱高调!”老头说,“孩子玩死跟长大了杀死,不过是时间问题。有本事你让它们都得道成仙,长生不老呀!”

“时间是衡量生命意义的标尺。人都想活得长久,鹅为什么不能?”

卖鹅老头当然说不过大学生,所以,发起脾气来:“要买就买,不买滚蛋!”

“你!”志愿者似乎怒了,脸蛋憋得通红,“你别倚老卖老,有点素质好不好?”

我拍了拍她说:“老乡别动怒。”然后对卖鹅老头说:“老哥,咱是省会的人,不能对一个姑娘说这么难听的话吧?”

卖鹅老头看看我,可能发现我的头发比他白得多(实际上他没有什么头发),那语气也压低了许多:“她这么捣乱,首都的人也会生气的。这都快半晌午了,我还没卖出一只呢!”

黄裙女子的孩子还在嚷嚷着要买:“妈,妈,我要鹅鹅鹅。”

“好,给你买两只。”黄裙女子刚要打开挂在脖子上的皮包拿钱,志愿者马上掏出两粒糖果,一边递给孩子,一边说:“小弟弟,咱不买鹅鹅鹅好吧?它们要是死了,你会伤心的对吧?”

孩子眨眨眼说:“死了?咋会死呢?”

志愿者说:“它离开了小伙伴,就不吃饭,要饿死的。”

孩子问:“真的吗?”

志愿者:“真的呀,姐姐不会骗人的。”

“妈妈,我不要鹅鹅鹅了。走吧。”黄裙女子带着孩子走了,有几个老年妇女也离开了。

卖鹅老头揶揄地说:“你有爱心,怕小孩玩死了。那你咋不买了放生呢?”

志愿者说:“买就买!你这有多少鹅?”

卖鹅老头:“一只筐里二十五,总共五十。”

志愿者:“多少钱?”

“十元一对,二十五对,二百五十块。”

“你有微信吗?我找微信付钱。”

“木(没)有。”

“你等着。”志愿者说完,向那群正在捡拾垃圾的志愿者队伍跑去。我的目光追寻她的身影,看见那些志愿者在给她凑钱。然后,她跑过来,把一叠子钞票递给了卖鹅老头。有五元的,有十元的,有二十元的。卖鹅老头往手指上吐口唾沫,一张一张地数了两遍,这才点点头说,“正好够,二百五。鹅是你的了。”

志愿者把两筐雏鹅归拢一起,端着筐子准备走,被卖鹅老头按住手,说:“卖鹅不卖筐,筐子留下,鹅你带走。”

志愿者说:“难不成你叫我用校服兜着?捂死了咋办?”

卖鹅老头:“那是你的事儿,我管不着。”

我问:“你这一只筐多少钱?”

卖鹅老头:“十块,少一分也别想拿走。”

我掏了十元零票给了卖鹅老头。

志愿者朝我鞠躬说:“谢谢大伯。”

我孙子扯着她的衣襟说:“小鸭,我要小鸭。”

志愿者拍拍我孙子的头说:“小朋友,对不起,你还太小,不知道生命的价值,阿姨不能给你。”

我问:“小老乡,你弄这么多鹅怎么处理?学校让你养鹅吗?”

志愿者说:“我趁今天放假,把它们送回老家,我家可是养鹅专业户。我们家门前还有一个大池塘,鹅们在那里会快乐地成长的。”

我说:“来回两百元路费,你这鹅价太高了。”

“没事!”志愿者说,“五十个小生命比钱重要。”说完,她掏出手机,要了滴滴车,又对我说,“打的去长途车站,跑个来回,还不耽误明天上课。再次感谢大伯的帮助。”说完,就朝公园门口走去。

志愿者走了,我孙子还在“小鸭子、小鸭子”地叫着。我想,我不仅要带他看城市风景,更要带他去农村看家禽们美丽的生命绽放。

固原市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羊癫疯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沈阳能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