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有钱(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有钱和我住一个庄,他不但是个穷孩子,还是个苦孩子。他大是个结科子,一说话就眼睛紧闭,嘴角满是吐沫,嘴唇蹩得紫黑,遇上着急事便结巴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妈罗圈腿,长条脸,高颧骨,人长得丑,说话声音大且节奏快,像爆豆子一般。他家和村人交往不多,人们注意他家的唯一由头是他父母亲吵架:实力悬殊,胜败早定,但看起来热闹。其实这热闹也不是白看的,每看一次都会被有钱的奶奶美美骂一顿。

他奶奶是个麻子脸,话不多,但说一句就能毒死苍蝇。因为家里人都不好说话,有钱就成了他家的代表,常听村人喊:“有钱,你家猪在窑硷山上吃苜蓿哩,快赶回去;”“有钱,吃完饭到后庄开会,乡上来干部了。”名义上是给有钱说,其实是给他家大人听。

那时候的有钱小小的、瘦瘦的,脸上五麻六道的,袖口和衣襟上锃光锃亮的,成天像个泥猴儿一般。这倒不全是他不讲卫生,更主要的原因是衣服少。一件衣服从春穿到夏,从秋穿到冬;春秋是夹衣,夏天是单衣,到了冬天塞进棉絮又成了棉衣。最令人奇怪的是他的发型:上面剃得净光,只有后脑勺上留一撮头发;那头发不多但很长,辫成一条细细的小辫,像老鼠尾巴似的。一次村里有个小孩开玩笑说要剪掉那小辫,他妈坐在那家人的窑硷上骂了一个下午,什么人也说不进去。这时正好有个乡干部下乡路过,批评了她几句,原本想了事,谁料竟把事情闹得更大了,他妈不但骂那乡干部,还要从窑硷上往下跳。急得全村人给她说好话,最后那家人送了她几颗鸡蛋才算了事。据他妈说,这不是平常的小辫,是“天毛儿”,是有钱的命根子,谁敢动有钱的命根子,她就敢刨谁家的祖坟!

别看他们嘴上这么说,其实对有钱并不太关心。别的同龄小孩都上学了,唯独有钱没有上,成天侍奉那两只奶山羊。有村人去劝说,反被他妈骂了个败兴:“猪槽里没食把狗愁的,关你们什么事?”他父亲则力陈有钱不是上学的料:“一盆糨子不开缝,天生下就是个戳牛屁股的货!”劝说的人当面不好说什么,一下硷畔就骂:“一家子打烂也做不成一个!”

有钱天生好动,热衷于幻想和游戏。《水浒传》电视剧一播出,拦羊铲就成了他的大刀,逢树劈树,遇草斩草,一边在院子里折腾,一边唱着“风风火火走九州”。《西游记》动画片播放后,他又变成了孙悟空,连枷棍成了他的金箍棒,老母猪成了他的白龙马,上窜下跳,指东打西,直整得小院子黄尘飞扬,狼藉一片。随着电视剧的增多,他玩的花样也不断增加,什么热闹玩什么,怎么邪乎怎么玩。

他家是一个独门院子,面积不大,但对于有钱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阵地了。他把镢头当成“冲锋枪”,把所有能看到的东西都当作假想敌,成天搞“军事演习”:一会儿溜着墙根下侦察,一会儿趴在门缝里张望,一会儿就地卧倒作狂射状,嘴里“叭叭叭”地不住气喊,身子“噌噌噌”地就地向前蹭,还真有那么一股劲儿。

有钱最大的愿望是当一名驾驶员,但哪有车让他开,家里的一辆架子车就成了他的“小车”。他成天把这辆“小车”前院推到后院,后院推到前院。有时,趁着车子的惯性,还能站在车辕上显摆一下,像耍杂技的演员一般。有一次,不知是驾驶失误还是刹车失灵,车子冲出院子翻入深沟,他被摔出车外,碰破了脑门,血珠子直往下滴,坐在路上哇哇地哭。他妈过来看了看,认为没大事儿,照屁股上踹了一脚,又忙自己手头上的活儿去了。

有钱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骑驴,但也是没驴骑。除了我在饮牲口时偶尔能满足他一两回,再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于是,他就改为骑羊和骑猪。时间一长,家里的羊和猪都怕他,一见他老远就跑。他就拼命地撵,翻圪塄上垴畔,穷追不舍。实在追不着,就拉一根木棍作顶替,“驾——驾”地扬鞭催马,骋驰在院子里、硷畔上。

最疼有钱的,是他奶奶。他爸和他妈打骂的时候,奶奶就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庄邻院舍有谁欺负了有钱,她就拿一根毛绳往谁家门上吊。只要麻子婆在,没人敢说有钱的不是,没人敢欺负有钱个半点。所以有钱哭的时候,总是喊“奶呀——奶呀”,从不喊妈、喊爸。

凡有钱提出什么要求,她奶奶都尽量满足。有钱在地上画了个图,说是一匠马。奶奶看了说:“这哪是马?马不是这个样子”。她在地上捡起一截木棍子,三勾两勾,就画成一匠马。这幅画一画成,有钱就激动了,缠着麻子婆一会儿画山羊,一会儿画毛驴,一会儿又画苹果……在他所有能想起的东西都画过之后,他最后要求麻子婆再给他画个猪八戒。奶奶常不看电视,哪里知道猪八戒什么样,画一次通不过,画两次通不过,整整画了一个下午,最终还是没通过,但有钱却对此有了兴趣,又成了一个画家。场院外、道路上,到处都有他的作品。有长翅膀的火车,有结了西瓜的果树,有戴着眼镜的武松……怕这些画被牲口踩踏,他经常拿着棍子赶羊撵狗,保护他的作品。地上画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开始往墙上画,村道两旁的崖壁上、窑垴畔的梯田格塄上,到处都有他的画。有一次,他家刚灰了三孔窑洞,他不知从哪里弄来半截子电池芯子,把白灰墙画了个五麻六道。为此,他爸美美地打了他一顿,连她奶都没敢护。

村里的小孩都爱逗有钱,唯独我不这样。一是因为我比他大好几岁,二是他喜欢我,最听我的话。我上学时还倒罢了,我辍学回家放羊后,他就成了我的“跟屁虫”。我上山他上山,我进沟他进沟,风雨无阻,形影不离。我渴了,他就会拧开盖子的水壶递到我手中;我挖甘草需要镢头时,他就会把镢头递我手上。

我们在一起也不是总做好事,有时也做些不大不小的“坏事”。当然是我出主意,他执行。

有一年腊月村里来了个光头老汉,坐在碾盘上给一群妇女吹牛皮,大家都听不下去了,他仍然不识死活地吹,吹到兴奋处竟手舞足蹈,唾沫点子溅了我一脸。我很生气,就找了一大缸子凉水递给有钱,暗示他装作不小心倒进老汉的裤裆。他领到“任务”后,便端着缸子转着圈儿跑开了,跑到老汉面前时,一个趔趄扑到老汉怀里,把一缸子凉水完完全全地倒进了他的裤裆。光头老汉狼狈不堪,直冷得牙关子打得“扑楞楞”响,把一群婆姨女子笑得差点尿裤子。

村里有个泼妇,打庄骂舍,欺大压小,村里没被她骂过的人少,大家见了都躲。我们就想让她吃点苦头,学电影《小兵张嘎》的中情节,堵她家的烟囱——我隐蔽在远处给指挥,有钱拿青草堵。她来了,我让有钱躲起来;她走了,继续堵。整得那个婆姨做一顿饭往窑硷上跑好几回,吃一顿饭流无数次泪。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只好请娘家她哥哥来帮助修烟囱。挖开了烟囱一看,才发现塞在里边的草。那婆姨又炸了,跳着蹶子又骂开了,被他哥哥制止了,他哥哥说:“你不要反端着镜子,只照别人不照自己。为什么别人烟囱好好的,你的被塞了呢?你不改你的脾气,吃亏的日子还在后头。”说起来也怪,打那以后那婆姨不再骂人了。人们都说是塞烟囱起的作用,有钱为此很骄傲。

杨六家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他的大儿子狗剩成天在场上骑着转圈圈。我想让他把我和有钱捎在后衣架座子上坐一会儿,哪怕是一圈也行。狗剩不仅不让坐,还细声二气给我们讲了一大气这车子有多么贵重,讲完后屁股一蹶上了车子,“叮呤呤”按着车铃走了。我就和有钱在狗剩经常骑车路过的下坡处挖了一个坑,上面蓬上蒿草,专等狗剩经过。可巧有一天,狗剩正好骑车从这里经过。由于下坡路车速本身快,加之又有我们这些拦羊娃娃们看,狗剩的车速就更高了。在狗剩正高兴得意的时候,自行车前轮已经陷进了有钱挖的坑内,一个跟头,狗剩连人带车摔出了路边的草丛,疼得半天爬不起来。回到家里后,狗剩在炕上睡了半个多月,从此也再没有见过他骑自行车在场上转圈圈。

有钱八岁时,他父母开始给他安排活,拔猪草呀,提水呀,送饭呀,哄弟弟妹妹呀,给牲口上草呀,反正是不能天天和我一块放羊了。但只要有时间,他还是爱跟着我跑。只要他来,我就把好吃的尽他吃,教他写字算题。这时候我才发现,有钱的脑子特别灵,无论什么知识一点就醒,一学就会。我不明白,他爸怎认为他不是个学习的料呢?

有钱九岁那年,我离开老家到县城打工去了。我临走的头一天晚上,他钻在我的被窝整整哭了一夜。第二天出发时,他又把我送下硷坡,送过河湾,送出村口,直送到村外的一棵大白杨树下才分手。他叮咛我经常回来看他,我叮咛他一定尽快上学。我过了一道砭,望见他还站着白杨树下;我过了一面坡,望见他仍然站在白杨树下;直到我看不见了他,他看不见了我,我想他应该回去了吧?

等我再次回到家里时,他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窑门上顶着葛针,院子里长满了蒿草,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山风吹动窗户上的残纸在啪啪作响。家里人告诉我,他爸一年前患肝癌死了,他妈改嫁到邻省一个偏远农村,他和他弟弟、妹妹也跟着去了。他奶奶因为死了儿子,走了孙子,也撒手人寰了,临终前也没见着有钱一面。

一晃二三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有钱。听村里人说,他光景过得仍旧不怎么样,还患了一身病。还听村里人说,他经常问起我。

哈尔滨有哪几家癫痫医院治癫痫短暂性意识丧失,是什么情况呀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邢台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