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小甜(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小甜是抱养的孩子,他妈妈总说他和我同岁,但是听我妈妈讲其实他比我大。我妈妈说他抱来的时候,我还没生出来呢,但是他一笑已经有了八颗牙齿。

我说妈,你何必那么认真呢,人家说同岁就同岁呗,人家已经够不幸的了。听妈妈讲小甜妈妈有五个女儿,算命的说她命中无子,让她死心。那时候计划生育特别紧,她五个女娃娃报了两对双胞胎,一胎生了俩,一胎生了仨。乡干部对村干部说,你村里那个女人还怪能嘞,一生就是姐妹花,俩还不过瘾,她还能生仨,照她这种生法,计划生育就搞瞎了。村长打着哈哈、玩着二虎眼,小甜的五个姐姐总算有了户口。

小甜妈妈受够了生孩子的罪,和小甜爸爸商量抱养一个男娃娃算了,只要可着劲对他亲,长大了他就会孝顺。小甜爸爸想了想,就托在山西焊水箱的三姐夫,操个心帮个忙。许是和小甜有缘分,一年之后小甜就被姑丈从山西抱到河南。小甜来的时候应该有十个月左右,但是小甜妈妈说他只有半岁,长牙早点罢了。

大家心里明镜似的,但是孩子到底多大也没人去较真。说来也奇怪,小甜来的时候特别乖,和这个家融入的很自然,半岁多的孩子不哭不闹不认生。

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小甜是个有疾病的孩子,小时候一点没看出来。他来到这个家半年后,我就出生了。慢慢地我学会了走路,小甜仍然不会走路,一条腿总是软软的。小甜的妈妈伤心极了,把他抱到大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这孩子左腿有先天的软骨病。小甜的妈妈当场一声长嚎,哭晕了过去……夫妻俩把小甜抱到家,相对而坐,愁肠百结,长吁短叹。怎么办呢?把孩子抱回去吧?可是养了两年多也有感情了。他虽然身体有疾病,但是智力相当正常,小嘴儿也甜得很,一口一句爸爸、妈妈,叫得人心里疼得慌。最后一咬牙,留下来吧,一条小狗养两年还会养出来感情呢,何况一个浓眉大眼的孩子呢。

我长到四五岁的时候,经常被奶奶带着去小甜的奶奶家玩儿。小甜的奶奶是个好脾气的老太太,眼不花耳不聋,说话慢条斯理,不像我奶奶,说话声音大又满含威力。小甜的奶奶特别疼爱小甜,这时候的小甜扶着一个小木凳子,可以向前挪动了。他的右腿是正常的,给他一根拐棍儿,他还可以慢慢站起来行走,就是一瘸一拐的。小甜奶奶总是对我奶奶说:“俺家小甜是个可怜的娃娃,生来爹不疼娘不爱的,给抱过来了,却是个病娃娃。哎!人呀得有良心,俺不能因为他有病少疼他一点。”

这时候扶着小凳子的小甜,因为贪玩,尿裤子了,他赶紧喊着奶奶、奶奶。她奶奶再也顾不上和我奶奶说话,赶紧站起来,给小甜脱裤子。小甜已经有了害羞的意识,红着脸,不让我看。我撇撇嘴,就和奶奶回家了。在路上我对奶奶说:“奶奶,小甜真脏,以后不跟他玩儿了!”奶奶叹口气没说话。

后来我上学了,有了很多小伙伴,不再和小甜玩了。小甜总是扶着他的小凳子,再然后坐在他家的胡同口儿,望着我和小伙伴们去学校,他的大眼睛里是满满的羡慕。有一天,我妈妈告诉我,小甜的妈妈去学校求老师,让他们收下小甜呢。过了几天小甜的妈妈端着碗来我家串门儿,她端着一碗绿豆面条,上面还漂着葱油和鸡蛋,对我妈妈讲:“学校的王校长真是个好心眼的女人,人不但长得漂亮,说话也好听,还是人家有文化,说话慢条斯理的。”我妈妈问:“他们同意收下小甜了?那敢情好啊!”我心里想如果小甜上学了,估计和我同班呢。过了几天,果然在班里见到小甜。

他是和他四姐五姐一块儿来学校的,他还拄着拐杖,拐杖还是新的呢。小甜有些害羞,老师让他坐在第一组,可他却要坐在角落。老师想了想让他坐在离教室门近的地方,我想老师一定知道他着急会尿裤子的情况吧。下课了,小甜不出去玩儿,同学们拽他出去,他死活不肯,老师说别为难他了,随他吧!可是第二节课,他就尿了一裤子。老师一句话也没说,抱他回家了。下午的时候,就没再见小甜来上课,从此小甜再也没来上过课。

后来我继续读书,偶尔也见到小甜,我亭亭玉立的时候,他仍然不足一米,但是面目却走向成人化。有一年暑假,我听妈妈说,小甜要求去找亲生妈妈,他说爸爸妈妈都很老了,不想给他们增加负担。我问妈妈,小甜父母是什么意思呢?妈妈说他父母同意了,说把小甜送走,就去大城市的闺女家享福。过了几天小甜和养父养母动身回山西老家了,有姑丈带路,估计应该很顺利。

大概半月左右,小甜又随父母回来了。听他妈妈对我妈妈讲,小甜有俩哥哥都成家了,爸爸出事故了,妈妈眼睛不好,听说小甜有疾病,当场也哭的死去活来的。小甜妈妈讲:“大嫂子,你也别难过,我们还是把小甜带走好了。”临走小甜妈妈又把准备留给小甜的钱给小甜的生母,小甜的生母死活不要,还把贴身戴的护身符给了小甜,她说孩子啊,娘没能力养活你,娘对不起你,咱来世再做母子吧!小甜走到车站对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谢谢你们把我养了这么大,你们走吧,把我放在车站,让我自生自灭吧!我不能再赖着二老,给你们增加负担;你后你们越来越老了,儿子不能孝敬你们了……”小甜妈妈抱着小甜大哭:“你这孩子呀,你都说的什么话呀!从这起爸爸妈妈去哪儿,就把你带到哪儿!爸爸妈妈再也不送你回家了,有爸爸妈妈的地方就是儿子你的家!”就这样小甜又和父母回来了。

再后来呢,我忙于工作几乎没注意过小甜。只听妈妈说他学会了修鞋子拉链,天天在菜市场摆摊,生意还相当不错。他妈妈来我家串门,和我偶尔相遇,也会给我唠叨,小甜去城里学习按摩了,政府出的钱呢,我也是满口的祝福话。小甜的妈妈也是一脸的幸福知足相。

大概是三年前我骑着车子,从308国道上回家给爸爸烧纸钱,忽然看见小甜拄着拐杖就站在回我们村的必经之路上。我没准备和他说话,我脑海里不断浮现他小时候尿裤子的场景,我骑得飞快,想从他面前过去。没想到他竟然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停下来捎他一程。说句实在话,我、我人不算坏,心也不算狠,可我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没停下来,反而掏出手机装作打电话,我承认,我思想有点不单纯。

大概他等的太久了,着急回家,见我一个劲往前赶路,他喊得更急了:“陈瑶!陈瑶!你等等我,捎带我一程吧!”

我硬着头皮依然往前赶,依然装作接电话。

他继续喊着:“陈瑶!陈瑶!捎我一程吧!”他见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有些愠怒地说:“陈瑶!你就大牌吧!等你用到我的时候再说吧!”

我本来挺内疚的,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恼怒。心说我用到你?我陈瑶咋能用到你呢?

他见我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用拐杖捣着地面,还跺着右脚。

我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对着天对着地发誓,说自己没有歧视残疾人,就是……就是不愿意捎他一程。我在村里数不上村花,但也是有名的如花似玉,我感觉让小甜坐在我身后,他……他就不伦不类。但是我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闪现着关于小甜的画面,我觉得自己心真的有点狠。就这天下午,我从爸爸的坟地回家的路上,靴子的拉链被灌木挂坏了。

我说这咋办呀?妹妹说好办呀,去找小甜修一下就好啦!我心说这叫恶有恶报呢,还是冤家路窄呢?我让妹妹替我去,我把上午遇见小甜的事儿给妹妹说了一遍。我说他当时咬牙切齿的说,等我用到他的时候吧。我当时还不服气,我到底又是什么地方能用到他,现在我服了。然后我问妹妹:“如果是你,你会捎他一程吗?别一下子回答我,仔细想一下再说。”

妹妹真的想了一会说:“我不知道,估计不会。”

我说这不是心狠吧?

妹妹说不是心狠,是心太复杂。

这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我时不时拿出来想一下,觉得自己真的狭隘了,复杂了。但是我为自己开脱,我这人思维太跳跃,别人一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但我会有三个。比如一个鱼塘初次开塘,免费垂钓会有很多人和车,我立马会想到十里长街送领导;接着又联想古代青楼的姑娘初次接客;然后还想到水塘下面有宝藏。看看吧,看看我能有多不单纯吧。

话说前一段时间我傻叔叔走丢了,我们整个家族的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寻找。第二天就有了线索,是小甜捎来的,他说在106国道一个镇子上恍惚看见看见我傻叔叔,当时他在那里摆摊,还想自己一定是看错了,陈家傻叔叔平时不出门的,怎么会在这呢?

我当时挺激动的,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对自己当年拒载小甜后悔得要死要活。我给妹妹夸奖小甜:“小甜真是个好同志,在民族大义面前不计个人恩怨,比起他我感觉自己很渺小。”

妹妹说,如果下次我见到小甜,我会毫不犹豫地捎他回家。

当时我们顺着106国道找了两天,也没见到我叔叔。我心里说一定是小甜公报私仇,没想到后来我叔叔在濮阳找到了,他还真是顺着106国道一直向前走的。我不禁又想给自己两嘴巴,我怎么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前天下午我回叔叔家办点事儿,没想到我的手提包包拉链被我弄坏了。我这几天正穷呢,经济危机相当严重,吃饭都想贷款呢,我可不舍得为了一个拉链,重新买一个几百块钱的包包。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小甜家看看,看看他有没有出去摆摊。我戴着帽子、口罩,又戴上眼镜,悄么悄地走到他家,故意压低嗓音问了一句:“小甜在家不?”我忽然想起,当年地下党就是这么接头的。

“是陈瑶啊?快进来吧,我在家呢。”小甜在过道里回答。

我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儿梗,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手提包拉链坏了,你给修一下吧。”我脑海又传来小甜狠狠的声音:陈瑶你就耍大牌吧!等你用到我的时候再说吧!

“修好啦,拿回去吧!”小甜打断了我的思绪。

“多少钱呀?”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没换东西,不要钱。”小甜语气平缓地说。

“那……谢谢你啊,小甜,那我走了啊。”我依然不好意思地说。

今天下午,我去商业街办点事儿,本来没准备回村子里拐弯儿,我忽然看见小甜从公交车上下来。拄着拐杖站在回我们村的必经之路。

“小甜,我捎你一程吧!”我停下车子,真诚地说。

“别了……别了……你快去忙你的吧,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还怪有本事呢,还会开汽车呢!”小甜竟然结巴起来。

我说没事儿,我顺路呢!上车吧,要不我把你扶上车子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小甜坚定地说。

我想了想说:“好的,别着急,反正我回村里没啥事儿,就是玩一会,你别着急啊。”我懂他的意思,我得留下尊严给他。

一路上我俩有说有笑,我问他:“小甜,你有手艺,咋不找个媳妇儿呢?”小甜说正常的姑娘怎么会嫁给我呢?就是人家嫁,我也有自知之明,不能祸害人家呀;如果娶个不正常的姑娘,我妈妈岂不是要伺候我们两个,那得是多大的负担啊!他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说小甜你真善良!小甜笑笑没说话。

然后我把小甜送回家,他的妈妈千恩万谢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觉得一个残疾孩子,太不容易了。我想有机会就拉他一把,帮他一下。世上毕竟还是好人多,国家的政策好,让这些残疾人老有所养,如果每人都能出一份力,献一份心,那就更好了。想到这里,我准备写一篇东西,记下我的感动,然后也分享给大家。

然后就有了这篇小甜,我想有一天小甜听说了我的文字里有他,他也会笑的。

常见的癫痫症状表现辽宁小儿癫痫病医院中医治疗专家北京癫痫病哪的医院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