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酒家】冷熏沁骨悲乡远(散文)

    草长莺飞,知时节的好雨随风潜入,连着滋润了几天,日子便翠的翠红的红,逐渐丰腴起来。山色空濛,撑一把玫瑰灰的长柄伞伫立在风雨中,任由牛毛细雨像调皮的孩子一样,轻轻触吻面颊、眼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土地与亲情(土地征文·散文)

    像很多人家一样,我的父母含辛茹苦把自己的几个孩子养育大了,孩子们远走高飞了,剩下老家村里老屋里的相依为伴白发苍苍的两个老人。他们守着那片养育了他们一生的一亩三分地,耕耘着,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过节(岁月征文·散文)

    在好多怀旧的人的心里,以前的节日才更像节日,以前过节才更像过节。以前过节,大多都跟吃有关系,有钱没钱,过节都得“吃顿饺子”嘛。以前过节自然是按农历过的,被人喊作传统节日,与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海蓝】差别(散文)

    从山上开采下来的一大块石料,有一部分被雕塑家雕刻成了一座雕像,矗立在人们的眼前。被当成基石的部分就很气不公地对雕像说:“同样的出身,同样的本质,怎么你就高我们一等呢?”雕像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千年之雨(散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场清明的雨淅淅沥沥断断续续地下了一千多年,飘过了悠悠的岁月,淋湿了美丽的梦缘,滴落了一地斑斓。它从泛黄的诗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怎能忘记你(散文)

    距离上一次离开石炭井已经五年了,家搬到贺兰以后璐璐就再没回去过。不是她不想回去,也不是没时间,而是每次生出来回去看看的心思就被酸软的情绪左右,甚至有一次都已经坐在大巴车上,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为老姨过生日(散文)_1

    今天是老姨的生日,早饭过后,我和老爸便去了后屯老姨家。一年多了,我都几乎不去什么婚庆,寿宴了,多数是捎钱,或拿钱逼老爸去。自己家有事,实在推托不过,我才去参加。长期地封闭自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守望花开】走远了,才知道世界的精彩(散文)

    因工作原因,前年“十一黄金周”在远方遇到了精彩的庞泉沟。一大清早,一行人就从莽莽黄土的吕梁市区出发了。在车上还埋怨组织者为何选择去那个以前从没听说过名字的地方,去名胜古迹岂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扭筋薯丝(散文)

    昨天,上街置办一些过年的零食,四五百元的东西,这些东西无非一些饼干糖果而已。想起少年时代置办年货的情景,不由地心生感慨。那时候,父亲挑一担箩筐去黄土铺或石亭子赶年集,满满一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又是一年麦黄时(散文)

    一大早,天阴沉沉的,偶尔有几只燕子低飞,虽说已进入夏季,雷公也许贪玩未睡醒,忘了用它的大嗓门向人们提醒,夏天的雨不期而至,由刚开始得星星点点到后来的瓢泼大雨,使人们始料不及,...[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