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清醒(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大全

一个放声痛哭的人,或许他还得擦干眼泪继续生活下去。这是许多人的缩影,当然也包括我。生活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唯前行。或许孤独且艰难,但没有谁可以停下来或放弃,我也是!但、只愿所有人都被生活温柔以待。

在那越穷越光荣的岁月里,我度却了自己的大半一生,虽苦虽涩可总也忘不了。运粮湖农场,是这辈子难忘的地方。那里有我们的青春年华、有我们的汗水,还有我们的伙伴和长眠在那里的战友。

那一年,六九年九月,在父亲的默许赞同之下,在全国绝大多数知识青年们都还来不及下放去农村时,我己在农村劳动六年。整个人的心身几乎全部融入到了农村,不再是城市娃,只是个流浪儿。我不隐瞒自己是个什么人,但命运真可怜。

你看我、腰间系着草绳。头发老长乱蓬戴着草帽,泥巴裤子卷得老高老高赤着脚。搂着腰挑着满夾担的秧苗,和同伴们奔行在满是如刀削泥块的田梗上。巨大的水田里传来犁耙操动泥水和人的吆喝声,只是没有歌声,更没有笑声。只有插秧帶起来的泥水声,只有脸上汗水掉落在泥水中的叭叭声……。

这人世间实在不舒服,生活难改变,忧愁多剩余。我到哪儿去寻找属于我的一切!不知道谁会疼爱我,以为父母会,可是……。

之前重新在家呆了一年左右,原本信心满满想重新找条出路的。哪怕是在城里打零工也不再回农村,可以慢慢来。却不得要领,零工也沒得打。家里实在容不下我,只得灰溜溜的又回到农场,后来借调在总场搞了一段时期的场史筹划,若大的总场文化室成了展厅,每天就是写写画画,算是混日子吧。

一次在与好友范朋兵闲聊中谈及出路,他说:“你去分场机关食堂当事务长吧,四个分场由你挑,愿去哪个分场都可以,只要你去我就给你下调令。”湖北农学院毕业,时任场革委会副主任的范,有职工调任权。且颇有文彩,为人隨和耿直。由于彼此兴趣爱好合一,因此关系不错,很同情我。可你知道我是怎样回答他的:“我不伺候干部,让我去生产队干吧,人熟!”

场直机关不去要去生产队!唉!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墻。就这样、在我的要求下,由跃进队再次来到再熟悉不过的团结生产队里任事务长,可笑、场里为团结队调来了一位“干部”!在这儿一晃十二年,误了我大好青春。

这一年也是个大变动之年,又一次的头脑发昏,本来当着事务长好好的,虽不比场直机关。但比队长书记还快活逍遥,风云中飘飘然,轻松还拿钱。总管着全队四百多号人的柴米油盐釆购和发放,权势不算小。可我却准备自动放弃这生产队里最好,也是最悠闲适合我的职务。只为迎来未过门的媳妇月儿,迎来被逼无奈下放农村的兄弟。

我不想使他们将来跟着受委屈,听些不听的话。居然不干了!品质风格算高尚吧。不过、是乎也有点傻里傻气,太过忠厚实在。看后任事务长帶着三个儿子连老婆,在食堂吃得粉面牛头,竟也无人敢说,这当然也是各自为人不同,不在这一点上。

自动自愿下田去插秧割谷,干农活挣工分!真的是这样,真是鬼使神差。春节在家躲了一个多月,硬是赖掉了这一职,唉!我这人哪,不知是个什么人,愚木之人!难怪父亲竟能哄骗我四十年!别看都不傻,我们姊妹个个老实无堪。

其实、如我这种人并不讨得好,后悔都来不及。不过、身上有父亲的基因,一旦认定要去干的事,又怎会去再乎。

我沒有别的意思,更谈不上什么算计,心怀叵测。这是误会,有一段获奖小小说好形象呵!恰如其份的比喻了我那段生活插曲:今年钱不好挣,车不好跑。我(现在)为了增加收入也开始顺路拼客了。今早送老婆上班,顺路拉了一个女孩,一路无语,老婆到单位先下车走了。车上那个女孩隨口问:“刚刚那个女的怎么沒给钱呢?”我(略开玩笑的)说:“哦、昨晚她睡我家,这个星期的车费就免啦。”女孩沉静片刻小声说:“我今晚也有空……。”咋整?接了腰疼,不接心疼,……。

没几天月儿就要来这里了,山区落后、穷。月儿娘家更穷,家徒四壁。年芳20的她远嫁来我这里,家里没有啥能给她作陪嫁,就一个人。当时应该还不是出嫁,确切点说只是借口迁移。当然也是奔我才来的,我俩同命相连将一起度光阴。

临走那天本当去接她,但没有去接,公事缠身。好在她不计较,来回几百里,只一封电报就来了。

我有自知之明:出处基本定型,自然会在农村安家落户,繁衍生息。很简单、只是想趁兄弟下来的机会,让他嫂子能一同下来方便些,仅此而己。长这么大连县城也没去过的她,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不识路,会有好多麻烦的。

虽难舍爸妈弟妹,但也想离开那个令她伤心受苦受累受欺凌的地方。月儿心里有个愿望,她想怎样才能帮这个家重新站立起来,为此、后来真的尽了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坪里人可怜她,也念她的好。见她什么也没有,便自动湊了些钱,不多、一元二元的送她。生产队长恒楚赶到河边,满含热泪递送给她二元钱,这个好人喃喃地嘱咐她:“走好!我们舍不得你走,你让我们队里走了一把劳动好手,快手。”感动得好多人都流下了惜别的泪水。

就这样、月儿离开了20年从未离开一步的家,她走出大山,她要去寻找人生的幸福美好。

一路走来,什么都是那样新奇。她如三岁孩堤,20岁第一次才见到汽车、轮船,广茂无边的平川和那么多的人……。月儿心里一定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想到此、在以后共同生活的漫长岁月里,她的一些见识、作法与时代严重脫钩,且不尽人意。就源于她的见少识差和忠厚老实,所以本当不于计较,当原谅的。

到了婆家,婆家比她家强许多,她又把身上的钱一分不留,总共十几元钱,全数掏给了送她下来的妹妹,带了回去孝敬爸妈帮家里一把,自己真的只是走了一个光人。

其实没几天,我不知道他们几时会到,这一天在快到总场的路口时,我赶着马车意外的迎着了她和兄弟。她在前面挑着和兄弟简单的行李,额头沁着细汗珠,我赶紧让他们俩坐到了车上。

人之常情,月儿的到来是我所希望的。而于手足之间,兄弟的到来同样也是我所希望的。但是、如果他不是被逼无奈,虽然多一个人多个帮,可我希望他永远不要来。因为这里不是个好地方,不是世外桃源。虽然这世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遇,也只有亲人的爱有时是为了分离。

两个多月过去月儿闲不住。她針线活不错,我给了她几段衣料,于是有了事做。那时我一人时还比较宽裕,兄弟来时衣物也甚少,多少也互相有所调济。她除了给自己缝制点衣物外,也给父母给弟妹每人做了一双鞋。来婆家实际上就只几小捆做鞋用的零碎布“陪嫁”,穷苦人家,当然也还有她的千针万线。

没多久户口就转了来,接着上班劳动挣工分了,沒成家。不能住在一起,那时还沒想到立刻就成婚立家。我们打算拼上二年,等有了点钱后再说。月儿便投歇在同队好友肖莲美那儿,肖莲美和儿子两人在家,为人特好、善良实在。

公社农民靠掙工分吃饭,农场也一样。虽然有些地方优于人民公社,但生产队大差不差。

阳关漫道真如铁,生活并非都是美好甜密。百转千回、苍凉悲怆,瞬间令人体味到穿越千年又回到现实的荒凉感。

沒多久、我俩和兄弟三人,实际上开始了一段艰苦且令人难忘的农村生活。

西安羊角风要去哪里治疗吃托叱酯期间未发作,可以停止吃药吗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都有哪些症状重庆癫痫病医院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