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少年,野生的植物(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一直在想,我就是那株植物,那个风中的少年。我与那种植物尤其得相像,不是相像,而是,就是。那植物生长在东北的土地上,随处可见,它除了惹眼的绿色以外,可能它再也没有什么用途。人们都喊它杨铁叶子,我很想知道这是因着什么叫这样一个名字。

我只是感觉那名字中间的字儿,与我极其亲密。我叫铁子,名字是父亲取的。我也不知道我因着什么叫这个名字,我只是被动的叫着,我被动的答应着。铁子就是我吗?我就是铁子吗?我怎么不是学习好的刚子,不是听话懂事的强子,我干嘛非要是铁子?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一个除了闯祸再也无一用的铁子。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要做些什么?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其实,我无论做些什么,尽管我很努力。都不入父亲的眼,更是不入老师同学的眼,也无法入周围人的眼。观点真的很难改变,究竟什么时候铸成了这样的观点,一时之间,也是说不清。几乎,每天老师或是某个同学的家长,他们牵着他们的学生或是孩子,都要去父亲那里告状,再就在课堂上老师一遍遍提名批评,再是父亲说要揭了我的皮。

完不成作业,考试不及格,毁坏了桌椅。墨水不小心甩到了某个女同学身上,弄脏了她的花衣服。踢足球又不小心踢到了小学生,或是刚好踢到了人家玻璃门窗上,玻璃窗碎了一地。掏雀儿弄坏了人家的屋檐……班级的桌椅只要是坏了,就会第一个找到我;谁的橡皮擦书本不见了也会找到我;谁的眼泪落下来,老师什么也不问,就揪起我的耳朵质问:“你怎么她了?”

看来,我是再也没有辩解的机会。百口莫辩,我就是那个最坏的少年,我就是那个出了坏名声的铁子。从此,开始讨厌上学;开始讨厌写作业;开始讨厌老师同学;开始讨厌放学了就回家。从此,我喜欢上了野外,喜欢上了山山水水,喜欢上了大自然,喜欢上了那种叫杨铁叶子的植物。

山,是那么的亲切,水,是那么的温柔。山青青,水绿绿,鸟儿自由的在歌唱,花儿自在的在盛开。就连最不被人看好的野草,也自在的在风中摇曳。最是那些鱼儿,在水中游动,那么自由。我仰卧在草地上,蓝天映进水里,白云似一只小船儿在水里飘荡着。我想,我怎么不是一只鸟儿,我怎么不是一条鱼儿。就算是我只是一株植物,一颗野草,也很好,很好呀。

说到好字,我羞愧起来。这个字离我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它尽然不是为我而生的。可是,我曾经那么的渴望,有人将它能用在我的身上。就算是,说句:铁子,还不算很坏。也不错呀,也能让我有点点勇气,有点点信心,做好我自己。

哦,一切远去吧。此刻,我就躺在旷野上,野草中间。周围长满了与我一样的植物,杨铁叶子。一片片叶子笔直的生长着,直直的,那般倔强,那般的直,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曲垂。我将心儿贴近它们,我听见了它们的心跳,听见它们的忧伤与欢乐,知道了它们的喜怒哀乐。

我仰望着流云,我仰望着蓝天。我发现我也很有诗意,竟然有一种诵读的冲动,因为云彩那般美丽,在不断的变化着形态,在不断的飘逸。我突然想起有隔壁的一位姐姐,在清晨大声的诵读: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那是一首爱情的诗,从那位姐姐声音里我足足的听出了她内心的悸动。隔着篱墙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因为那是一池的湖水,藏满了温柔,与善良。在我挨着父亲的打骂时,也只有她来阻止,也只有她会轻轻的问句:疼吗?咋就不认错呢?这么犟干嘛呀,不就是认个错么。你这么犟,不肯服软,要挨多少打多少骂,多吃亏啊。

我忽然想起她的白裙子,就似一片云,在蓝色的天空里飘动,我很想与她说说我的苦闷。可是,我始终没有,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不配,我也知道她也不会懂得。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起她。我听见此刻那些如我一样的植物在嘲笑我,我却感觉它们是那么友好,它们才是和我一类的,我宁愿我的血液不是鲜红,是这绿色,是这绿色汁液。我宁愿将我的骨血还给我的父亲,我只做这绿色的植物,没有人再管束我,我换取一个自由自在的身,换取一个无拘无束的魂灵。无论飘在天上,长在地上,游在水里,最起码,我是自由的。

我将手指伸进泥土里,我将那些植物拔起,用它们的身体覆盖住我,我俨然变成了它们其中一株植物。轰然间,我不再坚硬,不再倔强。我的伤在慢慢愈合,我被父亲的鞭子抽打的,被母亲的藤条抽打的,还有我内心看不见的伤口,都在这植物的覆盖下慢慢愈合。

昨晚,其实我的脑海拒绝着回忆的。可是,我还是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父亲将我拉回家里,没有听我半点分辨,就是一顿鞭子:让你总是闯祸,让你总是闯祸,好好的书不读好好的学不上,逃课砸坏村长儿子的自行车,摔破了教室的玻璃窗……无法无天了啊,谁也敢去招惹,什么都也敢去搞破坏。今儿非砸死你不行,不砸死你,你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王法!

父亲边用鞭子抽打着我,边数落着我的罪状。而且连几千年前的事儿都一股脑的想了起来,一并的发泄着,愤怒着,惩罚着。我就好似一株杨铁叶子,真的是一无是处,什么用也没有,就连生长我的土地,也自觉很是无光,很是卑微无用。

母亲在一旁,只是一个劲儿的流泪,什么也不敢为我争辩。稍有不愿意,就会一起跟着挨打:看看你生养的儿子,看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再不管就要上天了,就要把天给捅个大窟窿了。

我使劲的咬着牙,我偏偏的不哭也不去争辩了。其实,不是我做的,虽然有我的份,但是,事情总是有原因的,那村长儿子不来欺负我,我也不会愤怒到那种程度,我是被欺负得忍无可忍,我是被逼到了绝路。关于教室的玻璃,我更是冤枉死了,我就那么一关它就被震破了,我还奇怪呢,还来质问我,碎玻璃没有划到我就很不错了,为什么还要我来赔,要我来挨打?

夜真是黑,暗无天日,也许指的就是我的世界吧,我感觉真的是没有一点点亮色彩了。但是,我是绝不屈服的,我就算是挨打就算是挨饿,就算是不敢回家,我也不会去村长家给他儿子道歉,也不会去学校里陪玻璃。

此刻,风儿,只有风儿从我的身边吹过,一片片杨铁叶子刷刷的响着,就似一只笛儿在吹奏,这就是我的音乐吗?一个少年的音乐吗?应该是天真烂漫,应该是无邪自由,应该是快乐舒畅,应该是理想插上翅膀,任其飞翔。

那么我呢。我揪起一把杨铁叶子,我吃在嘴里,吸吮着它的汁液。一缕缕的苦涩,一缕缕的辛辣难咽之后,我尝到了丝丝的甘甜,只是有些隐约,但是,我还是尝到了。忽然听到母亲嘶哑的声音。在远处的山坳里爆发:铁子,铁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要是不在了,娘也就不活了……

三天三夜没有回家,我吃着野果子饮着河水,靠着这些杨铁叶子的体温来温暖着我。它们是我的屋子我的被子,我的亲人我的父母亲,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铁子,我是一株植物,一株长在风中的杨铁叶子。

那一天,我学会了沉默。学会了什么才是真的坚强,什么才是真的勇敢,什么才是真的自由自在,什么才是快乐幸福。

我慢慢爬起来,挼着一把把杨铁叶子的籽粒,将它们抛向空中:飞翔吧,去往更远的地方生长吧。我会去寻找你们的,我会与你们一样的生长,无论环境如何,无论别人的眼怎样审视我。我不会让自己失望,我有我的优点,我有我的一用,我不是废物,就算是我百无一用,我也能绿得妖娆,绿成一片海洋。

沿着母亲的哭喊声,那里的山风依旧温柔,那里的空谷里百合散香。掸着一身疲惫与尘土,慢慢的,步子从来没有如此轻盈过,呼吸也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我走过去,我不想让我母亲为我伤心难过,我不想让我母亲无依无靠。包括我的父亲,他也许同我母亲一样,只是他与我那么一样的固执,都不善表达。

但是,我知道我是一株植物,一株风中的杨铁叶子。我流着土地给予的气息,吸着天地之灵气,取自日月之精华。我的疼痛是成长的疼痛,我的不驯与桀骜是我太过于成长,太想长大。而没有按常规,不喜欢被圈定不喜欢被管教,骨子里在叛逆。

我是一株疯长的杨铁叶子,我被过早的否定。其实,风来时,我依旧会发出声响。雨打时,我依旧很坚强。即便无风无雨,我也依旧直直的举头向着天空,努力的成长。因为我始终没有拒绝我的成长,没有放弃生命的意义。

不管别人如何的认为我,我知道我想做好。只是,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去做好。纵然一点用处也没有,至少也如那株杨铁叶子,绿得惹眼,绿成一片海洋。

西安专业治癫痫医院怎么样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山东癫痫医院河北有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