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寻找尊严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科幻游戏

  寻找尊严

  在我们公寓大楼的极小的自行车车库里有一间改建的“临时房”:三米长三米宽,刷白的墙面已是满目疮痍,变色了。我在他们十八岁的年轻儿子的钢丝床上坐着:临时房的主人,公寓大楼的维修人员,他坐在另一张稍大些的床上,一张简单的用金属架和胶合板垫搭起的床。面对着面,坐得很紧,近得能碰到对方的膝盖,我们畅谈,就像地位平等的两个男人间的交流。那晚,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黑人还是白人,富裕还是贫穷,我们的谈话也像世界其他任何地方的人们一样。我们谈论关于教育、工作、政治、家庭和生活,谈话充满了情感的交流:自豪、大笑、爱情、奋斗、反抗。遗憾的是,我情不自禁注意到其中一种情感 ,尊严 ,它极力地希望崭露头角,却只能被淹没于另一种更沉重的情感中——绝望。

  在那个唯一的光秃秃的灯泡足以照亮整个小房间里,从他的疲惫的棕色眼睛里,从他的语气里,他的故事背景和目前状态中,都一次又一次反映出那两种情感的斗争:力争尊严,阻击绝望。

  像我们谈话的两个内容:尊严与绝望,他属于流动人口中受到社会偏见、经济能力有限,本地政策导致运气不济像一些漂流的零碎物,代表着被世态遗忘的、被推到角落的无名群众,在社会的边缘不断的漂移。他们做没有人想做或者愿意做的工作:办公室阿姨-孜孜不倦地打扫卫生;和蔼可亲的环卫工人- 我们要深深的吸口气捂住鼻子从他们身边走过;本地维修工 - 当有东西坏掉的时候,被我们责怪,东西修好后又得到称赞。他便代表了这些人群、这些行业和他们的挫折感。

  “喝吧,”他说,然后我们就互相碰杯。

  假如仔细看看他抓着塑料酒杯的手,从长满老茧的手指中,你会看到他的坚强,卡着在指甲下面的泥土,可以说是对他的毅力和为了家庭而艰辛工作的一种证明。

  尊严:首先,他正是勤劳的诠释:如果我早上六点出门跑步,他已经开始粉刷这个、修那个,整理回收其他的东西。他会把坏电动机拆开并修复,安装自己的马桶,包括全部的水管;他在麻辣烫冷冻柜周围加装了些有机玻璃,把它改造成了一个小厨房给老婆用。跟他比起来,我的手是比较没用。不论白天黑夜,他埋头苦干,不过有时候也不太情愿地修补:更换保险丝、灯泡,清洗马桶等等。另外,在儒学的心目中,他不正是完成了中国最重要的两大传统任务吗?娶了一个贤内助和养育了一个既礼貌又孝顺的儿子。

  从另外一个更昏暗点的角度看,他的手在汗水的浸淫及长久的苦力劳动折磨下:似皮革般的皮肤,变形的手指,还有指甲缝里的泥土,都是他职业的烙印。

  绝望:他的故事都写满了失望感?工作量很大,但是工资特别低…。听起来这样。挫败感?提到了自己微小的“家”,还有物业管理怎么能提供那么差的条件让人居住…。羞耻?是的,那种感情更难让人接受,但其实也不合适去形容他。

  我向他妻子点头招呼,他说:“她是个好老婆。”女管家笑了一下,在老公的夸奖下羞涩的将目光移至下方,但其中一只弱势眼却依然不动的看着前方。在他有点暗淡的棕色眼里,很容易看得出即使他老婆不认字也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她用努力工作,为他和儿子做饭打扫来表达她的爱。同时,在他口气里能感觉到他希望给老婆更好的生活,他说:“但是,她应该得到更好。”

  她老婆带着歉意的笑了笑,像是在说“不好意思,我们招待不周,没什么吃的”,然后端上一盘切片猪耳。

  指了指我屁股下的床,他看了一眼说:“我儿子。”然后他分享了一个许多父亲会遇到的焦虑:父亲跟儿子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也许是为了更加独立和自由,孩子会开始反驳一个他以前总是相信、盲目追随的爸爸;或者由于经济情况,父亲不能承担孩子的学费,或者智能手机、笔记本之类的都买不起,导致孩子越来越憎恨父亲;他为儿子把自己当成没用的吊丝而感到很难受。然后,他有点委屈的说着:“你看我,我能做什么?”

  他说了这些事情因为要博取我的同情?我想绝对不是的。对这样的男人来说,同情是一种侮辱。我感觉他只想让人知道他的故事。

  基于那个原因,我没有表示任何同情,而是发表我真实的意见:“现在跟儿子的关系不是很好,但不会总是这样,对吗?而且,你儿子总是对我非常礼貌,每天给我打招呼,他懂得如何将我们的谈话继续下去。这不是因为你们两个的教导有方?我还没有孩子,更没养过孩子。我知道你买不起他要求的东西,不能承担他想读的大学的学费,但是,你不是已经教他最基本的道理:对自己和其他人尊敬?金钱不能买到这样的生活教育。你们邀请我一起吃饭多少次了?很多次了!尽管你物质不多,但一直愿意跟我分享。这样能反映出你的性格,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而我必须要请你原谅,之前你的每一次邀请都被我拒绝了,我总是太忙了或太饱了等等。这是我的缺点,我很抱歉。”我想指出他在很多方面都比我好,我接着说:“我呢?我邀请过你们几次?——”但是,有可能是因为他感觉有点尴尬,或者不让我承认自己的缺点,或者仅仅是希望让我别再说下去了,他插嘴说:“不说了,干杯吧。”

  请不要误解,我并不要试图粉饰他的情况:那当然,他效率不高,他的修理更像暂时的绷带,而不是治本的手术,因为他的工具是有限的,没有预算,他要靠一生的时间去学习如何把社会废料变废为宝。 很容易发火,经常跟房客吵架?那当然,我的脾气也很大,也跟他争吵过一次。对一个他渐渐无法理解的儿子,一个有可能由于接受教育已经超过他父亲的文化程度,或者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他越来越没耐心?我感觉是。像我们许多人一样,他远远不是十全十美的。

  那晚我要搬家了,而他坚持要帮助我装车,然后陪我去新家。到新家,又坚持和我一起把箱子都抬到四楼,一共上下楼梯二十多趟。无论我怎样的努力想给他钱,他都拒绝了。最后我试图悄悄地塞一百块钱在他口袋里,但是又失败了。可能感觉到被侮辱了,除了出租车的十五块钱车费,他坚持不要。我认为是因为我们像朋友一样交流,我对他老婆、儿子的尊重,这些对他们意义很大。为了表达我的感谢,箱子都搬到家里以后,我回到他们住的地方,买了一瓶葡萄酒。我本来想一送给他就走了,但是他们经常邀请我跟他们分享一些时间吃饭喝酒,也许是因为我平常一直拒绝他们,想尝试着改变,我希望他们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跟他们一起聊天喝酒。

  大约一个星期以后,他们从那个小自行车的车库里搬走了。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但是像很多流动人口一样,在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大的纷乱世界里,谁又能猜到他们随着生活的波动漂流到哪里去了?

  像我以前说的一样,生活不一定需要浪漫,只要表达一些尊重,如今我举起杯子,祝福那些每天不得不卑躬屈膝、步履维艰,但却为了更好的明天依然努力耕耘的人们。

  只为了一点点的尊严,就必须继续奋斗。

安阳市治疗小儿癫痫病专家松桃苗族自治县癫痫医院哪好母猪疯董巧娥痊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