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冬韵》征文散文] 冰之韵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科幻小说

周日,去南湖公园赏雪,想拍几张雪景。可是,今冬的雪很少,零零星星的雪堆,覆盖了许多尘埃,失去了初来的洁白。扫兴之中,把目光投向了卧波桥下的湖面。

这里,曾是一池波光粼粼的碧水。夏日里,孩童在湖边嬉戏,老翁在岸边垂钓,恋人在湖心荡船。冬天来临,每掠过一阵北风,那湖面就披上一层冰甲。每飘过一场雪花,那冰面就被漂染得更加玲珑剔透。进入三九,湖面变成了“厚冰无裂纹,短日有冷光’的天然冰场。

我在冰上小心翼翼的行走,如同坠入了水晶宫。冰是睡着的水。岸边垂落的柳梢被冻在冰层里,如镶嵌在玉脂宝瓶里的翡翠。湖面如同雕花的镜面,绰约朦胧的映照着我的冬衣冬帽。

三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冰场的一角抽冰嘎儿,他们吵得脖粗脸红。原来,他们在比赛,谁抽的冰嘎转的时间长谁就是赢家,输家要掏腰包请赢家到小酒馆搓一顿。看这几位可爱的老小孩,我也禁不住童心大发,借过鞭子舞动起来,胳膊轮的浑圆,使出全身解数,那冰嘎就是不听指挥,转几下就卧冰不起。

热心的老人争抢着做先生,那位做示范,这个讲要领。你看,人家把鞭绳缠绕在冰嘎上,那神态像炮兵发射炮弹,像步兵推子弹出膛。顺着逆时针方向,冰嘎嗖的滑出去,老人挥舞鞭子,像驱使战马,驰骋疆场。当冰嘎疲惫时,就抽上几鞭,那冰嘎如上足了发条,撒欢的转动起来。橘红色的冰嘎,在银白色的舞台上不停的旋转,如同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舞步,尽情的炫舞,发出熠熠红光。几个老顽童绽开了满脸的皱纹,如同绽放的冰花。在他们身上我找到了童年的快乐。

来到中央湖畔,即刻被冰面上的绚丽吸引了。

天然的冰场,被雪雕玉砌隔离成环形冰道。那蜿蜒迂回的冰道,如同一串串珍珠项链,晶莹剔透。冰面上,身穿五颜六色的滑冰服的舞者在轻盈的滑翔。那寒光闪闪的冰刀,在冰面上画出一道道白痕,好似小燕飞天洒下的一道道白雾。难怪德国诗人歌德称滑冰为“运动的诗”。那花样的服装,花样的舞步,美奂美仑,在冰场上演绎如诗如画的华章。远处,飞过来一红一绿的一对彩蝶,一会如鱼翔浅底,一会如鹰击长空,好像是冰坛情侣申雪赵宏博舞动着爱的旋律。我从心底赞叹,多么浪漫的一对情侣呀!

那对彩蝶飞到场边,令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一对银发夫妇。看他们精神矍铄,鹤发童颜,双目炯炯,神清气爽,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戴一顶情侣绒线帽,摘下帽子,头冒热气,如同笼罩在祥云里。我顿生敬意,“敢问您二位多大岁数了”?“她六十九,我七十二”。我惊愕的张大了嘴“这种激烈的运动不适合老年人,您不怕摔坏胳膊腿吗?”老人爽朗的笑道,我们的腿脚老灵活了,天暖时,玩旱冰,天冷时,滑真冰。你看,冰面上哪有年轻人,都是五十岁以上的,我像70岁的人吗?那位老姐姐上前和我攀谈起来,“以前我体弱多病,老伴逼我来滑冰,坚持三年了,现在腿脚变得越来越灵活,心情变得越来越舒畅。我喜欢享受这种飞驰的快乐。一到冰上,身体就像长了翅膀,有种要自由飞翔的欲望和冲动,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说完,老两口手拉手滑向环形冰道。

冰面上的红绿彩蝶又在翩翩起舞。远远望去,如同绽放在冰魄中的红梅和苍翠欲滴的松柏。

冰之舞,释放的是激情,绽放的是美丽,舞动的是奇迹,旋转的是青春……

哈尔滨治癫痫出名的医院在哪里长期服用卡马西平的危害癫痫发作吐白沫怎么急救南京哪个医院治癫痫比较牢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