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的达拉特(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乙末年的七月,正值鄂尔多斯高原瓜果飘香的季节,我在达拉特大地上自东向西游走了一圈,虽说只是浮光掠影般打马而过,但所到之处,“十个全覆盖”工程建设,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势,在达拉特大地上蜚声鹊起,似春潮涌动热火朝天。

我在达拉特这块热土上工作了三十多年,这里的许多乡镇村落,我曾经一次次走过,脚印早已镌刻在往日的记忆里。我曾阅读一马平川的沿河,也丈量过梁外的梁峁沟壑,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曾经期许的微波。土地还是那块土地,山川还是那些山川,河流还是那些河流,厚重博大,行色固我。所不同的是,而今一股股清新的空气,散发着浓郁的醇香,拔云见雾,天籁般扑面而来。

其实人类的生存发展史,就是一部衣食住行史。在我们的“衣食”得到解决后,就达拉特的“十个全覆盖”工程而言,主攻方向无疑是打响了以“住行”为中心,以危房改造为实战的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

王爱召的黄牛营子,是黄河畔的一个村落,是我在乡下工作时,曾经所承包的一个村庄。一条公路从村子的西边穿过,已有些时日,好多年已不再是新闻。村庄的北端,与防洪堤仅有咫尺,村民每日抬头北望,一端与另一端视线完全阻隔。每年的春季,河水出槽,坝的半截浸泡在滔滔的黄水里,背水面堤脚的壕坑蓄满了渗水,有的房屋被渗水所困,村庄的道路糯软,人车难得而行。二十多户农民,家里炉窖里的柴灰落地时,能听见“吱吱”的熄灭声。而河堤内的一户社员,属黄河滩区移民范畴,不愿到堤外再盖新居。几番动员后,选择另地建居。而如今,在自治区“十个全覆盖”工程的感召下,昔日的烂房破圐圙已踪影全无,一排排抗震强、抵渗漏的砖瓦房拔地而起,房屋错落有致,水泥道路平展硬朗。那些背井离乡的外出创业者,也纷纷返回故里,加入了建设队伍。几十个院落,新姿绽放,那些入住的户子,胸膛敞亮,就像阳光普照一样。

在中和西镇的南伙房集中建设区,四个村黄河渗漏区的农民集中搬迁,一期工程已建成107户,二期开工建设175户。一期工程已入户居住,各种设施正在完善。建成后的新区,是我旗目前乡村集中建设最大的小区,和旗府所在地的小区,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高度不同而已。我走在已建成的小区内,卫生整洁,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心情畅快。零零星星的蔬菜新鲜翠绿,熟透了的西红柿、黄瓜被好客的主人端上了餐桌。

在恩格贝镇,一个叫“杨家沙圪卜”的地方,是我儿时经常游走的地方。在两千零一年,我曾作为“三农工作队”的常务副队长,驻守了整整一个年头,对那里的记忆依然犹新。当汽车穿入一片林荫地,嘎然而止,缓步下车,走近一户人家,我居然摸不着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时过境迁,世事不测。一户叫杨玉扣的住户,崭新的房子令其心花怒放,跑前失后从菜园子里,摘回了新鲜的黄瓜,让我们品尝。忙里偷闲插言道:“你们品尝品尝这些不打农药的瓜果。”众人品尝,果然水灵青翠。院子南端,是他家的果园,园子里植满槟子、梨、苹果、枣等树种,抬头望去,树上累累果实,露出粉红色的笑脸,有的正在生长,有的业已成熟。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拆迁盖房的故事。在今年的年后,凌汛期刚过,他家来了两个人,来人看到他家的土房破旧,遂问道:“想盖新房不?”并给他讲了国家补贴和自筹比例的政策。他听后十分高兴,就回答说:“想盖了哇。”来人说:“想盖明天就可动工。”那俩人走后,他有些疑惑,莫非是骗子登门下套?后经打听方知那俩不速之客原是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他的心才释然。第二天镇党委书记奇均果然来了,还带着机械,和他协商好后,现场把破烂不堪的房子推倒,又把地基推得展油活水,还分文不取。并拿来一顶帐篷,供其使用,他成了全村第一户危房改造的人。党委书记的雷厉风行,让杨玉扣感激不尽。在村民杨飞荣家,我们刚推开门,女主人就麻利地切开了西瓜,皮薄、翠甜、水多的西瓜,让品尝者赞不绝口。在他家的外墙上,赫然醒目地有一首讴歌“六位一体、美丽乡村、文明乡风”的诗歌,是当地乡土诗人所写,内容朴实无华,情真意切,真实地表达了当地群众对党的一片感激之情。村民杨玉田的妻子,正在新居的院子里,炒揽着现杀的土鸡肉。看到一帮来人,又是拍照又是问心,兴奋地拉着翟冬梅女士的手,笑得合不囵嘴,让在她家吃饭,后一行人渐渐离去,她才恋恋不舍地把冬梅送到大门外。

“幸福苑”已成为各地的一种很有创意的品牌,这些阵地借助“十个全覆盖”的效应,轰轰烈烈的在达拉特兴起。最早入住的昭君镇侯家圪堵村的“幸福苑”,我们去了的时候,老人们有坐在树荫下,拉着家常,有的在棋牌室下着象棋,在轻描淡写地行走中,追寻着一种心底的快活。那些年逾六十的空巢老人们,恋乡恋土,不愿随打工或工作在外地的儿女而去,当地政府就利用闲置的教室,倾其所力进行改造,实行就地安置,使他们心情愉悦,在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养中,安享晚年。寻常时节,老人们互相照应,为在外拼搏的儿女们减轻了后顾之忧。儿女们在节假日回家看看父母,同享天乐,其乐融融。而那些空巢老人们,户户种着园子地,几畦蔬菜瓜果滋味,使他们红光满面。住在移民新区的几个年轻妇女,步履如燕地经过“幸福苑”门口,相约几位喜欢文艺的老者,在新区广场排练节目,准备在近期参加广播电视台《乡土风》栏目的选拔,这些自编自导的节目,乡土气息浓厚,自娱自乐,释放出达拉特当代农村的新风貌、新气象。在“幸福苑”门口,采风团的高志林、王建忠、李铸几位老同志,偶遇他们的高中同学,都已年过花甲,岁月给他们留下太多的洗礼,有的甚至几十年未曾谋面,在记忆深处打捞姓氏名谁,然后双手紧扣,互致问候,不舍松开。

文明乡风,蔚然成风。过去的达拉特,在农村,管是梁不外还是沿河,不管是路旁还是村里,猪羊棚圈比比皆是,杂草乱垛。一场风过,枯枝萎叶到处飘飞。每到夏季,猪羊粪便臭气熏天,蚊虫成群结队,碰头切砍,不是滋味。别说外来者难有好评,就是本乡田地的人,也是嗤之以鼻,摇头叹息。不说别处,就是旗府所在地,有的该整治的无人整治,路人看得清楚,而管理者则熟视无睹,使人有些扼腕。金鹏路和迎宾大街交叉路口德瑞大酒店的门口,离道牙子两三米远处的柏油路上,一根电线杆伫立了好多个年头。就是这样的一个不雅的建筑物,有煞风景不说,其关乎着人的生命的存在。近八年中,我曾亲眼所见,电杆似一头恶魔,两条生命已被其瞬间吞噬。一次是在早晨的六点多,一辆三菱车和一辆奥拓车相撞,在惯性作用下,奥拓车撞在了那个风骚独领的电杆上,一个打工模样的人,连同锅碗瓢盆,一同与街面作了最后的道别。一次是两辆车避让不及,一辆车车头剑指电杆,护卫电杆的水泥墩,自上而下裂开一条波状的纹路,差不多能插入一个拳头,而小车及司机从这个星球上自此消失。而在今年夏天的一个上午,那根电杆突然不见了,被移居在道路之外。许多路人,望着那根曾经魔鬼样的东西,由狰狞一下子变得和善了许多,一口长气,呼出了欣慰之声。

有人说,脾性和陋习都是任性驱使,我觉得一点也不为过。陈规陋习的滋肆而为,无疑和放任自流是孪生姊妹。

从达拉特东部的吉格斯太,到西部的中和西,八千二百平方公里的版图上,乡风文明与美丽乡村,已成为新农村、新农民的精神支柱和物质追求,已是一股不可抗拒的洪流,滚滚向前。

在村口路旁成群结队的杂草枯枝不见了,显眼处的猪圈、羊马牛棚不见了。柴草堆放搂围了,定时打扫卫生的习惯形成了。君可见,今年春夏时节,全旗机关干部划片到村社,以工作任务的形式,到乡村清理卫生。起初,许多农民不光不动手,还凑在一起在看西洋景,有的人还公然出面阻挠,说着一些难听的风凉话。在全旗干部的带动性,特别是乡村干部和千名下基层干部以身作则和循循善诱下,使农民的思想有了根本性的转变,由不配合,到配合,最后到亲自干,对不良习俗形成了全民围剿的态势,文明乡风渐趋形成。许多嘎查村,自觉组织群众开展评比“美丽家庭”、“身边好人”、“十星级文明户”、“好婆婆”、“好媳妇”等评比活动,由此形成了一户看一户,全村学着文明户的新趋势。

“十个全覆盖”工程的实施,不仅使许许多多的人住进了新房,几十年农民想盖都盖不起的高质量的新房,今天完全实现了。卫生间有了,下水道有了,暖气有了,道路硬化了,自来水到家了,文化室、医疗室、便民超市和家形成了一线距离。在新村广场上,晨暮间,许多农民主动走向广场,走走步踢踢腿,做做健身操,跳跳舞。人人根据爱好,各取所需,已成达拉特农村的新时尚。在新村的“乡村大舞台”,也派上了用场。平日里,一些文艺活跃者,自导自演登台演出,每年又确定几个时段,聘请专业团体前来献艺,极大的丰富了当地农民的文化生活。

展旦召苏木的黄木独村,有一处天然池塘,这里三十多年前是一条河套子的一隅,每年春季开河季节,凌水灌入套子,是一处天然的渔场。这次“十个全覆盖”工程的实施,唤起了当地群众沉睡多年的欲望,他们把池塘边坡,用水泥石块做了衬砌,外围做起了围栏。社员们在闲暇期间,漫步在广场上,眺望池塘,阵阵清风吹来,水漾波起,心情惬意而舒畅。

吉格斯太蛇肯点素,为了保质保量完成“十个全覆盖”危房集中改造工程,镇政府出面游说,把土地已对外承包,辞去村长职务在东胜生活的能人丁海林请回了村,让其出任村支书,成了名副其实的“专职支书”。在他的带领下,其他人办不了的事,他能办,使许多难为的问题,迎刃而解,羊圈棚舍需拆除的就拆除,他在跷跷板上寻找着平衡,使蛇肯点素的“十个全覆盖”工程有板有眼按部就班地进行。新村建成后,道路曲曲回环,房屋错落有致,质量上乘可靠,使众口难调的村民也满心欢喜。

白泥井镇侯家营村,作为自治区“现代农牧业示范点”的重点村,使大片土地经营模式的转变,使农民的收入有了增加,群众信心倍增。村里抓住“十个全覆盖”的契机,以村支书祁有师为带头人,围绕“万通水世界”的旅游和“现代农牧业园区”的优势,积极发展庭院经济,种植油桃、樱桃、葡萄、火龙果等特色水果,引进了“康牧一号”饲草,利用其营养高,四季常青的特点,大搞家庭养殖业。计划把新区建设成特色旅游业,使“家家可接待,户户有特色”形成气候。

树林召镇东海心村,多年来靠当地池塘养鱼业的兴起,形成“大树湾黄河鱼”的品牌,在呼包鄂三地享有盛誉。全村已有鱼餐馆三十多处,集休闲广场、“幸福苑”、黄河渗漏区集中建设、农家乐、餐饮、旅游、垂钓、养殖为一体的农村新景观,使地处“打鱼划划渡口船”的古渡焕发了昂然生机,呈现出别有风味的又一番景色。

“十个全覆盖”工程集中建设核心区昭君镇的四村村,是黄河渗漏最严重的地区。每年春季解冻开河季节,地面翻浆,车辆不得而行,房屋的外墙裂缝,屋里的地面鼓胀凸起,已是多年的难题,对群众的生命财产构成不小地威胁。此次作为“十个全覆盖”集中改造建设区,他们精心规划,集中建设,一片新居拔地而起,气势不凡。而其种植香瓜又是其特色种植,以“香甜、爽脆”而闻名呼包鄂地区,形成品牌效应。每亩收入达到三四千元。而同样地理条件的近邻沙圪堵村,盐碱化严重,一些有心人经过多年的探索,寻找出一套发展之路,现已成远近闻名的水稻种植基地,使盐碱地变废为宝,年产水稻上千万斤。

千名干部下基层活动,是达拉特旗今年的又一新举措。这是一次真正意义的下乡,这是解决机关人浮于事,为民办实事的大文章,这是诚信于民、服务于民的一篇好文章。这是一招出手稳健,守攻平衡的一盘好棋。所抽干部吃住在村里,真正的沉了下去。过去的下乡,大多是走马观花,象征性的做作文章。而今,可谓千军万马踏征程,全力以赴搞工作。我们每到一地,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会议室需要他们布置,提茶倒水需他们亲为。有的人说,这些工作队员比乡干部还乡干部,他们住在村里,吃在村里,自带粮食自购蔬菜,出去就是工作队员,回到驻地就成了伙夫和厨师,泥里进水里出,摸爬滚打,机关气没有了,和农村、农民的距离更近了。群众的想法他们最先知晓,群众的困难他们最早看在眼里。这些同志,责任心强,工作态度诚恳,从农家的炕头上能看到他们,在田间地头能见到他们,他们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他们的脸晒黑了,他们的背起皮了,而他们的心更红了,他们满腔热血,无怨无悔。我的同学张剑,在一次同学聚会中,他从乡下匆匆赶回赴宴,脸晒得黑不溜秋,看上去几个月的时光长了好多岁,况且那天还是周末啊。他说:“人年过半百,不待要动弹了,下去就不想回来了。”我知道,他作为高级农技师,广阔的乡村才是他施展身手的真正舞台。同事王云霞,在展旦召苏木黄木独村下乡,一个人带着一个上初中的孩子,困难可想而知。但她下乡的热情高涨,每天都过着晨钟暮鼓的生活,每日开着车下村、回城,风雨无阻,往返一个来回就是五十公里。她的微信上时常有太阳升起、太阳落山、下乡、回城、厨房忙碌的图片,有时也有漆黑返回或雨打车窗的境况。

拥有三十多万人口的达拉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曾以“吉格斯太到乌兰,海海漫漫米粮川”而闻名于世,作为内蒙古商品粮基地和北中国的粮食大县而引以为荣,也曾以农区畜牧业发展的典范而声名鹊起而自豪。那些淳朴善良的达拉特人,曾经把纵横阡陌耕耘为五谷稻梁,把岁月的走向勾画成凯旋的盛装。那些“曾经”使达拉特人光环耀眼,热血沸腾。而今,达拉特正以全新的姿态,蓄势而起,从起步、加速、腾起的姿势,向又一高度跃起,一个面貌一新、人民安居乐业的新农村,将从鄂尔多斯高原上崛起。

哦,我的达拉特。

甘肃哪里治小儿癫痫陕西看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