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可疑的看守(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仿佛毫不经意地,冬天过去,春天过去,夏天来了。从初夏到仲夏,我们经历着清凉和盛热,也经历着一场极为严肃的考试和不得不起早贪黑的田间劳动。在所有的劳动中,唯有一个差事让人期待,那就是在河边守西瓜。

如果把我的家看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的顶点,那么我家的两块西瓜地就是底边上相对的两个点,它们分布在南和北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距离我家都超过了三里,路途遥远,原不似房子旁的地受人待见,却因为父亲出色的种植技术而在整个夏天引人牵挂。尤其是产量高价钱又好的年份,在村子里的大部分人还没有脱贫的情况下,父亲的西瓜地里,那一个个躺在黄土地上,默默餐风饮露,一天天长大成熟的西瓜,像小猪崽一般惹人欢喜,引人遐想,因此它们也面临被窃取的危险。明知如此,父亲缺少人手,分身乏术,顾首顾不了尾,也只能枉自担心嗟叹。

最后,他心生一计,将目光挪到我身上。芬伢,你也十岁了,帮爸爸守西瓜去。他说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显然预谋已久。接着他又说,只要从早晨五点半守到八点半,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半,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其它时间爸爸自己来。他的语气非常轻松,似乎我是手拿刀叉威风八面的哪吒,而那三个时间段不过只是一瞬间。

这样安排之后,父亲开始砍竹子,运到南边的西瓜地去。南边的地低矮,就在河边,河面开阔,河水波光粼粼,近岸处被人围了一片插藕和菖蒲,夏天红荷白荷竞相开放,菖蒲举着绿烛争宠,景光极好,且香飘十里,最要紧的是许多户人家的西瓜地都在这里,一眼望去绿得耀眼,简直是西瓜藤的海洋。而北边的地虽然也临河,河却不宽不远,地也是一片小山坡,很孤独地立在那里,前后既无人家也少相伴。父亲说,你守南边的地,我给你搭个棚,安个床,你可以在里面看看书写写字,早晨自己回家吃饭,中午和晚上你妹妹来给你送饭。说完父亲就开始搭棚子。不到一天他就搭起了一个用竹子做墙,用茅草盖顶的棚,三面围着,很扎实,还能遮阳避雨。我看到这个棚子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它,对守西瓜的任务充满了期待。

乡村的夏日凌晨五点,空气中渗着露水气,虫子屎的微臭,草叶的清香,刚切了晒的枳壳味,我赤脚向河边的地走去。大部分人家的门还没有开,村子一片寂静,有东西要卖的,都把物什堆在禾场上,搬上板车,准备出发,一切都在静默中进行。走过两爿房子,转一个角,入了无人之所,两旁的草伸到中间来,我像一艘小快艇开过河面,掠走它们身上的露珠,双腿全部湿了,水意渗到皮肤深处,是那个夏天最清凉的一刻。然后,便看到清晨的河流了。

我坐到了父亲安排的竹床上,哗哗的流水声,水鸟时不时扑到水面的声音,荷叶上滴落的水珠声,河对岸鹧鸪有一声没一声的低鸣,以及风吹菖蒲叶的瑟瑟声,甚至荷花绽开的声音,全钻到我耳朵里来,它们好像在某一种力量的指挥下,各司其职地上演着一场轻型音乐会。晨光曦微,放目望去,远处影影绰绰,似有其它瓜棚,也似有人影晃动。我怕是偷瓜贼,马上绕着我家的瓜地巡逻了一圈,除了一只野兔,一些蚱蜢,鬼影都没一个,这才放下心来,依旧坐在瓜棚里,听水响,看晨光中逐渐分明的荷花。

这真是极好的晨色,这样的晨色撑到八点,天热起来时,便渐至于无了。好在此时我可暂时卸了重担回家去。等中午再去时,便是另一番景色,烈日之下的瓜地,每一片叶子都蔫了,西瓜们在热地里蒸着,又受骄阳照射之苦,生长慢下来,有的过早成熟。父亲命我靠河边采摘荷叶,一个一个西瓜去盖住。这是个苦差,一是荷梗上有刺,触手生痛,一是叶在水中,不小心就会滚下去,一是太阳不是只晒西瓜,还晒我呀,我的脸被晒得通红,像要裂开了一样。

进入夜晚后的瓜地又渐渐恢复了美好,八点多萤火虫出来了,其它人家守瓜的人大声唱起歌,有人还敲着盆子对歌,瓜地里热闹起来,田鼠探头探脑,不敢出来活动。摘西瓜的人趁着夜的凉意,开始活动了,正是守西瓜的好时候……

然而,即便日守严防死守,我们家的西瓜还是失窃了,为此我深感愧疚。父亲说,丢了三十一个,他有数,他用油漆在西瓜上标了号,也知道不是我守西瓜的这三个阶段丢的,不怪我。他去请了能悬镜捉人的师傅来,师傅舀一碗水,念念有词,便能在水中再现偷瓜的情形。父亲去了一趟,回来时兴奋地说,看到了看到了,是艾矮子,半夜去偷的,往东边上船去了。说完父亲换了一件衣服出门,追贼去了。追贼的结果不得而知,但对于悬镜师傅的技艺我却记得确切,它成为了整个夏天最神秘的所在,使守瓜的时光变得不再寂寞,也使守瓜的我不再那么用心。我开始每天试着用意念催动去悬镜,可河面上除了我自己的影子一无所有……

多年后当我回望这段岁月,不由后怕不已。试想,倘若偷瓜之人真的要当着我的面偷我又能奈他何?他随手把我丢在河里淹死,世人只会以为我是自己失足落水,凶手从何去找?我去摘荷叶,掉落河中如何?我悬镜,一头栽下去又如何?那个夏天,条条道路皆可置我于死地,我却独独活了下来,这所经之一切,实在可疑得很,细想起来,一身冷汗。到底还是那个时代的人,心中有底线,一个十岁女童所能守护的,又何尝不是一种廉耻之心?

癫痫会对患者的寿命造成影响不癫痫一般都会有什么症状广东靠谱癫痫医院怎么找辽宁癫痫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