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留香】雨(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屋内静静的。互动电视没有了图像,电脑壁纸在寂寞地跳转着,左侧的菜单在与鼠标平和的对视中。没有声音,只有时钟在一如既往地画着圈圈。

窗外,雨仍在下。天空中没有一丝来自太阳的痕迹。乌云如同棉絮,灰白泛滥。

隔年的玉米茬子地,大片大片地散落着。近乎睡眠的翻过的地块,零星地散落着绿色的痕迹。那是急迫的农人率先于四月下旬播种的玉米,钻出的一点点丫丫,于平静和没落中显得孤单和无助。春天是惬意的。一缕柔风乍起,一日小虫开始蠕动,一抹鹅绿,一树桃红!我看见了春天。可是她只是匆匆的,以不容思量的从容,以迅猛的高温斩断了春雨的来路。浓绿的阔叶树下有了农人傻愣愣地瞭望,不见田野葱茏的禾苗茁壮在春风里,风在热热地撩着扬沙。我的眼睛有些湿润。如同我住的屋子,窗户玻璃上潮湿着的水汽,窗里窗外不同的境地。

阳历五月上旬的节气,东北人已经无法拒绝夏天的来临。一直以来的无雨,农人赖以生存的土地已经进入了无以复加的干旱之中,主要旱田作物玉米若不及时播种,恐怕就有了颗粒无收的尴尬。农人于失望中不得不自救。机井喷灌毕竟有限,于是原始的水箱再次装上了现代化的机动车,在大田里开始夜以继日的移动。大街小巷,村屯乡间小路,到处是农人忙碌的身影、机械驱动的声音。我是农人中的闲人,眼望着田间忠诚质朴的农人,虔诚地将种子置于土壤中。从他们黝黑厚实的面孔,从容不迫的举止中,我看到了睿智;从他们面带泥痕的笑靥中、打趣地话题中,我体会到了乐观;从他们在扬沙的肆虐中不肯停歇地播种,我仿佛看到了沙尘掩埋的足迹浅了又深,如此重复……

雨是缠绵的,在夏来接春的旖旎时。细细的雨丝,柔柔密密。苍穹之下,风弱也缠绕,自由自在。杨柳平和,枝条相拥,雾雨阑珊一席诗墨;草儿,弱小,慌忙举起肢体,委屈不在霍曼倦意,憨憨地咧开小嘴;路边的灌木,也忘了矜持,尽情地扬起了唇,将绯红化作一树俏俏的春花;槐花哦,五月的贵宾,此时也扬扬洒洒,枝头小白鹿站成排,脸上满是喜悦的泪花!雨哦,无论你是春姑娘忘情的泪花,还是夏王子用珍珠打磨的痴情的牵挂,都是宇宙对于地球精灵的点化。浇灌灵魂,载驭肉体,谱写人类延年的篇章,也是爱吧!

雨哦,通透的雨滴!我于朦胧中就深深地被你吸引。耳畔响起久违的声音:滴答,滴答!叮咚,叮咚,叮叮咚!噼啪噼啪,劈啪啪!是多麽悦耳的声音啊!一种亲切,感动而奢侈。恰似敲进心里的音符,惹了醉的弦,忘情的旋律,就这样旋起!

碗里的饭,热气腾腾,我怕错过雨,来到窗前,赏珍珠醉美的盛宴。近来的雨清澈,透明。我看见了露珠在动感地滚动,我看见了感动的泪在一滴接一滴!是珍珠在聚集在集聚。此时,苍穹之下就是海,是珍珠空前的盛宴!这些珍珠从西南天空款款奔来。轻轻一扶,抹艳了绿树,洗艳了红砖,撩灿了农人眼里的红高粱!雨,从从容容,从天河泛泛而来,从广褒的宇宙姗姗而来。一路,雨犹如下凡的仙子。在公路上,在墙头上,在院落里的水面上跳着舞。像无数朵喇叭花在展开在欢愉,欢愉在农人的心头上!像广场上阿姨悄悄律动的情思。像划艇溅起的浪花把惬意永久的留给了时空!雨哦,西南风不停地拥你,你却舞步轻盈,任那几秒的匆匆定格成诗意也葱茏。

万条雨丝织珠帘,天意有情农人欢。禾苗捋直身躯喊伙伴,树的枝条在轻轻地摇摆,大地感动得老泪横流!我此时也忘了吃饭。今天的雨我想大概是夏诚挚的道歉吧!因为夏一度抢了春的枝头,叶茂花瘦,也拐来了倒春寒。井市热而颓废,贴满无奈。躁动了农人心里平和的希望,春播的渴望。风不失时机地卷起。那风中款来的雨丝,似乎在清理这个春天的痕迹。清丽的雨中,哀伤也藏不了几许,在风中随雨陨落殚去。昨天是旧去的切面,农人是睿智的,虔诚的。对于生的渴念,对于生活的热爱,微笑着淡定处理了一切。笨重的水箱储蓄了井水深深,储蓄了一直以来农人心底的有备无患,流淌着岁月持之以恒的眷恋,并且没有间断过,即使在现在化的时代!夏送给美丽的人儿及时雨,还大地空前的春意盎然,让四季循序辗转。农人将水箱放回原处,水箱里依然井水,深深且清澈,那是农人居安思危的储备。就犹如大地暄腾的惬意,在农人驾驶机械的满足中,盛满欢喜,无悔地驾驭着时间,走过春天!

是啊,整个春天就这样怀抱着希望,期盼中挣扎着一份等待,拥挤着一寸光阴一份自救劈开无奈!一切都以一场及时雨地到来,了去,无论等待和错落!

经过冗长的冬季,我们从寒暖包裹的错落中撇开沉寂,敞开步履奔向春天。站在春天的原野,瞭望我们可视的范围,想象眼界以外的地域,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春天?我们在南风中拥抱过冷的嘲讽,扭打过沙尘的蛮横,屏住呼吸来抵御狂风的泛滥,几经波折,终是不舍春天的况味关于惬意的想往希望的播种。在驰骋的马场古道,依然地期待跨上烈骑,载你去远方。马背上大胆地尝试,仍在你手里的马鞭摇起的方向,找到必定的着陆点。

今天的雨是迟来的春雨,她从五月错落的空间找回春天遗失的密码,打开并把雨畅快地倾洒,飞落在可以挽回的季节。在南风地召唤中,徐徐直来,织着漂亮的雨帘,条条晶莹,连连缠绵;串串可人,滴滴回音。那是春天温婉地陈述,一切还来得及!一次透彻地醒悟,从昨日地缠绵轻语,到一夜地依依相许,到今天南风中的依旧合进了从容和真诚。一度大地干旱无助,一度坡岭苍白哀伤,一度小河低缓了无脉搏,此时都因这雨的到来而改观释然。清凉,雨在南风中含烟吐雾;迤逦,平和在静默中略显几分禅意;杨柳依依,鸟雀在角落中简单,和那在公路上飞速飘来飘去的车影,都在飞溅的雨花中律动成诗。雨在禅意的意念中化作梵音,忙碌焦躁和许多不安,都在南风的裙摆下入了庵。

人的一生,无论你生于何时,降落谁家,五维倒戈,无畏征程。生是无法选择的定数,家只是一个代育的蜗壳,不存在不公。五维是无畏的造化和把持的延伸。

就像此时的雨,每个人都是无法驾驭的。我们只有静静地聆听,默默地欣赏,做自己该做的事。她从南风雨转向北风雨,我们目睹了它转换的瞬间,我们该做的是什么?以经验本能的预知和抵御它或许给我们带来的伤害,无论大小。那窗缝里溢进的水滴或许就成为我们悟起的基点,我们想到大田的排水,还有街面在涨的积水。望着窗外,愈加从容的下雨。一份沉默中,一份瞭望载着春夏自然的顺成,跳动的丽音越发浑厚,弹起的雨雾高举彷徨的错落,搬开岁月的陈旧,几许苍凉不再,合进今日的水流,离我远去。

北京癫痫病医院羊角风的最新治疗方法有什么?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