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顿特别有味道晚餐(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晚餐是在我们基地A站点食堂里吃的。

为了每顿都能吃到鲜香可口的饭菜,我们站点上的八个工友,每天在步入食堂餐厅就餐时,都会不约而同地对炊事员夸赞一番。

“哎呀!张姐,你又做大餐啦。”

“这才是人吃的伙食,不像B站点那种伙食,简直是做给猪吃的。”

“张姐的味道,镇上任何一家馆子,都做不出。”炊事员张姐每每听到这样的夸赞,就笑眯着,望着大伙走进食堂。于是乎,在下一顿,就会变着花样,把菜做得更加丰盛和精。

夕阳的余辉,穿透小镇上空叆叇的云层,深蓝的云层像一座座突兀的山峰,远远看着,更像一些更远的山岚。其中,一朵巨大的白云好比一只猛兽,张开大口,一缕阳光从它的口中穿透出来。很快,整块云层仿佛成了一块烧红的铁块。“啊!一头狮子!”我在心里惊叫,并快速掏出手机,准备拍照。突然一个女高音叫起:“小喂狗的,你还拿着手机照那样?你还不赶快来捣脖子(吃饭),他们几个吃着啦!”

张姐靠着厨房门的门框,笑眯着眼,朝我大声喊。我胡乱照了两张图片,把手机装进衣袋。最近一段时间,我迷恋上了拍照。我的一个工友(我们称他为艺术家,他的素描确实不错)基于这样的缘由,我经常把我拍下的图片拿给他看,他很是赞赏。

我故意放缓脚步,我不想走得太快。我在等待,或者说指望着会有一个工友拿着酒瓶走出食堂来。在我挨近张姐时,张姐还在笑眯着眼,她在等我,我最后一个走进餐厅。“张姐!我们这群山猪,又吃到你煮的细粮了。”我讨好恭维张姐,张姐的眼帘,笑眯得就像小镇上空,天边的一抹彩霞。

“呵呵!小喂狗的,吃了也是白吃。”

“是啊!吃了也是白吃。”

张姐说笑着,跟着我走进餐厅。我故意提高声调,回答张姐。我有意要让每个工友都听到我讲的话。我瞟了一眼餐桌,顿生一股莫名的怨气。我在心里骂道:“都是些什么人,每次来A站点干活,都是老子买酒来食堂喝,老子不买酒,怕是真没人会买酒来食堂喝,每晚上二十块钱一公斤的酒,老子连续买了七晚了。”

大伙已吃开了,吃得不亦乐乎,真是大块吃肉,个个吃得满嘴跑油。餐桌上,一大盆卤猪蹄,金黄油腻,香气四溢。可以想象得到,盆里的猪蹄被张姐三下五除二,大剁八块,火烧油烹,一个血腥的场面,被她演绎成一种嗅觉的诱惑。餐桌上还有一大盘炒虾米,一大钵火腿炖红豆,一盘青椒炒土豆丝,一盘凉拌木耳。木耳是张姐的男人上山捡来的,我们称他为华哥。

都是下酒的好菜,我咽下一口唾液,尽量克制着心中的不满,不让怨气表露在脸上,可我是个装不住心事的人,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很僵硬。整个餐厅充斥着各种吃饭的声响,我很反感听到这样的声响。没有一个人讲一句话,只是听到各种噼嗒噼嗒的咀嚼声搅合在一起。我偷眼看了一眼大伙,大伙都在忙着吃菜。艺术家双手撮着一坨卤猪蹄,翻转着啃,神情很是专注。过多的油脂从他的指缝间冒了出来,把他的手背染成了乌黑色。可以断定,这家伙下班回到宿舍,肯定没洗手。工友白赌左手才把一根猪趾骨从嘴里抠出来,右手就在盆里翻弄着。我轻蔑的瞥了一眼,不知从何下筷。此刻,我发现张姐也在偷眼看我,她嘴角轻扬一下,没有吱声,约有笑意。我站起身,大声问道:“今晚那几个还要吃酒?”没有人回应。我再次问道:“要吃酒的举举手。”同样没人理会我,大家似乎吃得更加起劲,都装作没听见。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知工友,不能一味的让我买酒,也应该有人主动站出来,说一声,我去买。结果没人理我,这让我更加气愤。我拿过一个山泉水瓶,大步走出餐厅。

“回来!呵呵……”

就在我快要走到厨房门口时,张姐一声大吼起来。我转过身来,看见张姐瞪着眼看着工友们转眼珠子,脸上布满温柔的曲线。餐厅里,各种奇特的吃饭声,戛然而止,工友们不知所以,都在看着张姐。

“秀才!你折回来,吃人三餐,还人一席,这几天都是你在卖酒,今晚上,让我这个老奶去买一回,呵呵……”张姐笑着迈开步子。

“张姐,还是我去,你给我们煮饭就够辛苦的了,”我说。

“别啰嗦!拿来!”张姐说着,离开餐桌,来夺我手里的酒瓶。

“张姐!我去,”工友白赌站起来,我乘机把酒瓶递给了他。

“小喂狗的,早就应该你去了,你少去赌两场就在里面了。”

“呵呵……”

张姐说笑着,工友白赌离开了餐厅。

酒过三巡,我们每人都吃得耳热面红。这时,张姐发话了。

“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哎哟!笑死我了。”

“呵呵!……”

张姐还没讲话,自个先笑起来,她抹了一下脸,抬起酒杯,吃了一口酒,说道:“我跟你们讲嘎!哎哟!今天早上,挨我笑死掉。”

“今天早上,我去买菜,菜市场那个孙老头问我:‘你家和尚这久到哪里玩去了?’我说:‘守山去了。’他说:‘瞎说,我打他的手机,手机还在一直通着呢。’我说:‘我家和尚年前就不在了,前两天,我才把他埋掉呢,那个孙老头一听,吓得半死,哈哈!……”

和尚是张姐的兄弟,早年前是个火车司机,因为吸毒,被开除。后来戒了毒,当了一名铁路保安,一年有半年,在张姐家过活。由于长年留着光头,又独身一人过日子,知道他的人都叫他和尚。

张姐笑出了眼泪,这时一个工友递了一只烟给她,并为她点燃了烟。张姐娴熟地吸了一口烟,冲着我大声说,烟雾在她的眼前缭绕着。

“秀才!麻烦你帮我家写一个申请。”

“什么申请?”我问。

“哎呀!就是我家和尚,年前喝酒喝死掉,现在要写一个申请,要求把他的丧葬费,还有这几年他交的养老保险金打在这张卡号上。”我伸出大拇指,真诚激越地说:“张姐!你真好,像你这样的女人,在整个中国找不出几个来。你照管你家瘫痪的三妹二十多年,就凭这点,你就应该评选为中国好人。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现在,你又亲力亲为,料理你兄弟的后事,你家可是姊妹五个……”

“三十年了。”

“我服侍我家三妹三十年了,”张姐打断我的话,补充道,然后深吸一口咽,粗鲁坦率地说:“管他妈的x,活一天,过好一天。命再长,不会长出尾巴来。你们说,给是?呵呵!……”

“张姐!我敬你一口,华哥也不错。”

“来!干!”

“他?……”

“哦!刚开始时,为我要照管我家三妹,他闹着要和我离婚呢。我说要离随便你,虽然我没有工作,但是,请你记住,我领着三妹,走到哪儿都不会饿死。后来,有一个人劝他,说离不得。那个人说:‘离不得,她如果是个连自己的妹子都不会照管的人,以后你有个三长两短,她又怎么会照管你?’我家华哥听听,才没和我再闹离婚呢。”

坐在张姐身旁的华哥,一直笑眯着,看着我和张姐,没有吭一声。这时,一个女老人颤颤巍巍的走进餐厅,她的左手拿着一个空碗,手和碗在激励的晃荡着,右手捏着一双筷子。老人吃力的迈着碎步,她佝偻着身子,消瘦的脸盘像挂在肩胛上。老人将碗和筷放到水池里,又蹒跚着走出厨房。在老人最后一步挪出厨房门时,我看见张姐朝厨房门口冰冷的睃了一眼,眉宇间有一股怨气。张姐解释说:“这是我家老娘,来我这儿十多天了,说了你们不相信,二十多年了,我没叫过她一声。自从那年,我家三妹在供销社卖货,被一卷地毯倒下来打断腰椎,半身不遂以后,我就再没叫过她一声妈。你们想想,咋会有这样的妈,我家三妹被打着以后,整天瘫在床上,她撵我家三妹滚!三妹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家一趟。我回到家后,三妹跟我讲了好些话,我听着三妹的话头有些不对。我去她枕头底下一摸,摸出了一瓶毒药。我当时就哭了,我三妹哭着说:‘妈妈让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姐!我今天叫你回来,就是想再见你一面。’我哭着说:‘三妹!跟姐走,姐到哪儿都带着你,只要有姐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从那以后,我就和我家老娘断绝了来往。”

张姐说完,眼角闪动着泪花,她用手指揩了一下眼泪,随即笑呵呵地说:“来!干酒,醉死算球!呵呵……”

餐桌上的菜已基本吃尽,满桌子的残羹碎骨,像一个残局,等着张姐收拾。工友们在张姐的笑声中走出餐厅,把零乱不堪的餐厅留给了张姐。我回到宿舍,按照张姐的意思,给她写了一份申请。

艺术家来敲我的宿舍门,说要请我吃烧烤。我说:“你们劳务工,一个月没多少工资,钱要省着点。要吃也是我请你。”艺术家说:“我早就想请你喝一回酒了,别怕我们才两千块钱的工资,不像你们有些职工,一个月拿着六七千块钱的工资,连二十块钱一斤的白酒,都舍不得买一点来食堂里喝,天天吃白食。”

“哎呀!艺术家,我的农民艺术家,我太爱你了,你说到我的心坎上了,今晚上,我们两个好好的喝一个。走!陪我去张姐家一趟。”

我和艺术家走到张姐家,敲了几下门,屋里没有回应。张姐家屋里亮着灯,透过窗子的纱窗,我看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一床被子盖着她的躯体,只露着一张面容姣好脸。

“三妹,这就是张姐说的三妹,真漂亮,要是能走路多好,为什么那卷地毯要把她打残?”我在心里嘀咕着,和艺术家离开。这时,我闻到一股素雅的幽香从窗户里传出。我忍不住挨近窗户,看了一眼张姐的三妹。我在想每天晚上,张姐是怎样给这个半身不遂的女人换上新的纸尿裤,然后再给她擦洗身子。要不然,不会有这样的香味。

癫痫病发作时如何治疗羊角风如何治疗呢西安医院治疗小孩癫痫昆明专门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