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回家 (系列散文三)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诗歌

(1)

奇观,水泥路面像新月拱起。

今天早晨散步来到振昌村芦嘴的最高坡上,路边住户正跟一位老人说奇闻。

她说,8月20日中午,她刚吃完午饭,突然发现门前的水泥路面陡然升高了,像一弯新月似的拱起,从水泥路面抬高的缝隙里边能望见那边。水泥路仿佛是一座桥。她喊来同屋人尹学明,拍下了照片。

我好奇地端详着3.5米水泥路面。横断面上有一条裂缝,痕迹清晰可见。住户说,昨天下午那条裂缝能塞进大人拳头。水泥路面拱起最高处一尺左右,手伸进缝隙里去地下热气烫人,像伸进开水里一样。裂缝一直到晚上才慢慢合拢。今天早晨才真正还原。

我仔细看两边水泥路面,三米长的水泥路面与泥土之间,一条新鲜裂缝痕迹还依然在。住户没有夸大其词。

我第一反应地震裂缝。2005年11月29日九江地震裂缝,宿松佐坝震感明显,妻说窗户玻璃直摆,发出响声,人有头晕目眩感觉。

村干部汪灿江认为可能是高温所致。他说这路基底下全是厚厚的“狗金泥”,热胀冷缩,持续38度以上高温使它剧烈膨胀,使水泥路面拱起。

(2)喜鹊回来了

告诉您,喜鹊回来了!

昨天早晨散步,陡然听到一阵“喳喳,喳喳,喳喳喳”的鸟叫。什么鸟叫?不是麻雀叽叽喳喳,不是斑鸠呱呱唧唧,第一时间里,我判断就是喜鹊!我抬头向树枝头望去,早已光秃秃的泡桐树梢上一只瘦骨嶙峋的鸟,啊,喜鹊!“喳喳,喳喳,喳喳喳”。轻轻的,急切而舒缓,沙哑而清脆,一个半大男孩的嗓音,像呼唤,像歌唱,像呐喊,亲切,温馨,招人喜爱,撩人心扉。

久违了,我的老朋友,一阵激动涌上我的心头。

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棵泡桐树梢,像望着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只形体瘦弱的鸟,小脑袋,单薄的身子,长长的尾巴。啊,亲爱的老朋友,这么多年你们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怎么知道回到老家来!

小时候,家乡山明水秀,鸟语花香。庄子不大,都聚集在地势低洼避风向阳的地方。房子都紧挨着,前呼后应,东家炒菜,左邻右舍都能闻到香味;孩子哭喊,四邻八舍都听得见。

村子四周全是树。树上全是好多好多的鸟儿。我家是单门独院,屋西南角一棵大枫树,树身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过来,枝杈遮盖了上亩面积的地面。那树恐怕有二、三百年了,很可能是我的十八世祖迁到石屋时栽的。每天早晨一睁眼,耳朵里便传来“喳喳”、“啁啁”、“叽里呱啦”的鸟叫。树上成天停满了麻雀,斑鸠,燕子,夜莺,布谷鸟,喜鹊,乌鸦,啄木鸟,猫头鹰,麻鹞鹰。鸟儿和平共处。树上到处是鸟窝,高处低处,远处近处,互不干扰。用枝杈做的是大鸟窝,比脸盘还大,一个鸟窝能烧几天饭。有篮球大小的圆溜溜鸟窝,有细绒毛做的小巧玲珑的窝,有在树叶子上衔几根草的简陋窝,那大概就是课文上写的寒号鸟。啄木鸟在树上啄圆圆的深洞,小孩手伸不进,用树枝向外掏鸟蛋。胆大的孩子们爬上去抓鸟儿,掏鸟蛋,有时惹得鹞鹰性起,盘旋着扑腾翅膀要啄人,吓得树底下孩子又喊又叫,用石子砸,竹竿赶,才救得一命。一年四季,浓密的树叶密不透光,树下不见阳光。夏秋两季天气炎热,我们在树下抓子儿,走鸡娘棋,扯角棋,打墩儿。

树上结的果实鸟儿吃,我们也吃。野桃子,从指头大小开始吃起,酸的苦的很少等到甜的。朴子儿青色的苦,黄色的酸,红色的甜。桑葚儿青的无味,红的又酸又甜。棠梨树上有着尖溜溜的深刺,棠梨酸溜溜的有点麻嘴。栗子儿,木梓儿也有孩子敢吃。冬天松树毛上野蜜蜂的汁液吊在松毛上,阳光下亮晶晶的,我们用嘴巴津津有味的吸着甜蜜,脸上头发上粘满了谁也不在乎。

更多时候我们漫山遍野找吃的。大伙儿蹦蹦跳跳,嘴里还哼唱着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曲儿。“土地蹦,蹦出来,哪个捡到发洋财!”“打铛铛,菊花开,船在江边走,花在叶里开。”“金蛄儿叫,银蛄儿叫,各人寻到各人要。”“辣米菜儿辣哈哈,好吃媳妇讨一锅。隔壁老人家闻到香,快些快些讨一口汤。绊倒一条凳,泼掉一半,绊倒一口桩,跌倒一昂。”这些既不是民歌,也不是民谣,都是前传后教口口相传的下里巴人,但我们唱得兴味盎然。

春天,我们同喜鹊一起到山坡上田野里抽茅草梗儿;秋天,挖茅草根儿,细细地咀嚼着甜味中有股清香;夏天,胖乎乎的刺根儿,剥去皮,脆生生的,鲜味甜美——“草根儿好吃,茅梗儿央人”。麦泡儿像桑葚儿红艳艳胖嘟嘟的酸甜酸甜;覆盆子像葫芦像装饰品,开着很美的白花,尖尖的刺儿,味道酸甜。我们在地下挖出像菱角米似的“昂角儿”,脆生甜美。田里讨辣米菜儿煮饭,鼠雀儿做粑。麦地里我们掐大把大把的小蒜,炒菜煮豆豉都香喷喷的。

水里菱角,芡实,咬去壳吃米;莲蓬,味道鲜美;莲藕刚出水面抽出白花花的杆儿,芡实杆剥去刺白胖胖的,脆生生,有滋有味。鱼虾泥鳅,蛤蚧,青蛙,黄鳝。我们把鳖叫团鱼,到处都是。乌龟,现在物以稀为贵,当时一文不值,我们抓来当玩意儿。

那是真正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记忆深处是美好的,温馨的。喜鹊就像鸡鸭鹅一样,是我们家中的一员。老一辈人告诉我们“喜鹊报财,乌鸦报灾。”早晨听见喜鹊叫那天大吉大利,早晨听见乌鸦叫那天倒霉,诸事不顺。冬天天空中成千上万的乌鸦遮天蔽日,老人说是“蹧雪”——天要下雪了。

从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人高马大淮北佬来了,他们用两米来长的大锯锯倒了大枫树。之前农村人是不砍伐屋前房后的树。他们说,树通人性,更老的树成精,锯住屋前房后的树对人是有妨害的,锯倒会“犯人”。——那是对大自然的敬畏!锯倒了大枫树,做木楼板;砍掉小枫树当柴烧。农业学大寨时山坡栽杉树,毁林开荒种粮食。鸟儿没地方做窝了,这才离乡背井“含悲思泪后飞走”。

我们望眼欲穿。2003年在山东,我望见了喜鹊,今年春天在去上海的路上列车又望见了喜鹊窝。我心中一阵惊喜,他乡遇故知。

喜鹊终于回来了,回到了阔别40余年的老家。或许,它们当初迁出的老祖早已过世,这瘦骨嶙峋的喜鹊是它第几代孙,如同宿松人老家都来自江西一样。来了就别走啊,佐坝是个鱼米之乡,环境还是挺不错的。

“喳喳,喳喳,喳喳喳”。喜鹊轻轻地叫着。亲切而舒缓,沙哑而清脆,一个半大男孩的嗓音,它在呼唤着春天。像歌唱,像呐喊,招人喜爱,撩人心扉……

(3)池塘旧事

无事的时候常到池塘边转悠。

塘里只有半塘水,荫灌早已高高搁起。塘岸边不少地方有塌泻的口子,下风全是各种农药瓶子和塑料袋。塘里水不能作饮用水,也不能游泳,甚至不敢赤脚走下去,怕破玻璃割脚。塘里既看不见游鱼,也没有青蛙。只疯长着蒿柴似的“茅儿烛”,肆无忌惮的从四周向塘中央扩展。还有一种叫不来名字的外来野草。胖墩墩的叶子,圆圆的杆儿,一个劲儿地疯长,生命力特别旺盛,一夜之间绿遍全塘。它们是池塘的主人,无所顾忌的独霸一方。

啊,老家的池塘,这是怎么啦?

记忆中的池塘是美的化身,充满诗情画意。“青草池塘处处蛙”,赵师秀这诗让人拍案叫绝。

池塘在孩子们眼里是乐园。两寸长短的游鱼神出鬼没,游踪不定。青蛙平心静气,圆圆的眼珠望着人,腮帮子鼓动着,但不唱歌。青蛙有惊人的繁殖力,那圆溜溜的珠子里有头有尾巴的老师说叫蝌蚪,我们却叫“蛤蟆头子”。

农村女人最勤劳。往往天还没亮,池塘里便传来一声声清晰的锤衣声,仿佛学校的钟声,宣告了新的一天开始。

饭前、饭后池塘里热闹非常。女人们洗衣、男人挑水、牧童牵牛浴水,人来人往牵连不断。刚会走路的小孩也不甘寂寞,说着只有彼此听得懂的童言,观赏池塘里的青蛙,游鱼,不时兴奋地喊池塘里的母亲。大一点的孩子们用瓦片“硕片”——让瓦片飘过水面,看谁“硕片”多。多硕一片,多吃一碗饭。饥饿的年月饭是最好的奖赏。也有胆大的家伙赤身划水,事情败露,再怎么打骂,也咬紧牙关,不承认。农村孩子倔强。傍晚前后人们来池塘洗脚,洗澡,游泳,这时小孩都乘虚而入,泥鳅似的在塘边尽兴地玩耍嬉戏。

池塘是穷人的聚宝盆。青蛙、游鱼、黄鳝、泥鳅、乌龟、团鱼,螺蛳,蚌壳,螃蟹,各种水生物应有尽有,当然还有小小的水蛇和骇人的蚂蝗。芡实、菱角、水浮萍,可生吃还可喂猪。

捉鱼是缺吃少穿年代人特有的本领。洗衣时篼子里放点饭,上面盖两块瓦,沉进塘里叫“张鱼”。放点肉骨头、鱼刺等香味的鱼食,会张一小碗泥鳅、小鱼、小虾之类,是我们的美味佳肴。

春夏之交,雨后有水流动了,我们在池塘“张笼”。用一种篾编制叫“笼”的工具,草堵住上边,下边用篾围住出路。泥鳅上水,溜进笼里却出不来。那种纯天然的野生泥鳅才是真正的“水人参”。

干塘的时候“蹧塘”最热闹。池塘的水车干了,大鱼捉起来后,队长宣布“放野”。男女老少齐上阵,大人小孩相互配合。塘里岸上,各尽所能。男人们用“罩”罩大鱼,用“挺网”挺大鱼;女人用“虾梗”梗小鱼;小孩子用篼子篼水面浮小鱼,用手摸“挖浑”的脚鱼。这种热闹场面,现在想来心中仍然甜滋滋的。

水瘦山寒的冬天是农民搞水利兴修的时候。塘岸上竖着木排标语“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挑塘时红旗飘飘,人声鼎沸,歌声、号子声此起彼伏。那是人拉肩扛的时代,两只篼子,一条扁担挑起土来闪悠悠,沉重但快乐。如今挑塘已成为过去时的名词,责任制后再没有人挑塘了,任凭泥沙淤积逐渐把塘填平。

冬天的池塘比较冷静,但是结冰后又是一番景象。孩子们围在塘边欣赏大自然的杰作。冰块上的秀美图案,树叶子,森林,云彩,在想象丰富的孩子们眼里是这样新奇。用石头砸破冰块,大胆的孩子跃跃欲试走上冰块。最壮观的场面是挺“鱼团”。天寒地冻的腊月,池塘里结了厚厚的冰块,深水里的鱼儿结成鱼团,方圆一两米的地方全是鱼儿聚集的黑块。鱼儿在晶莹透亮的冰块底下自由自在嬉戏,毫不惧人。我们看得心痒痒的,却也无可奈何。终于有两位英雄用锄头砸破厚冰,赤脚走进池塘,一挺网下去,拖不动,足足几十斤鱼!岸上欢声雷动,不亚于人造卫星上天!

老家一共七口池塘,不知道挖于何年何月,只知一口“新塘”修于解放后的大跃进年代。或许,最早那口池塘是我爷爷的爷爷们的作品。池塘散落在村前、山下、水田的上边。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名字也不富有诗意。上塘、老塘、新塘、中塘、毛屋塘、下毛屋塘、胡毛塘。农民靠天吃饭,水塘与田地同等重要,是薪火相传的祖业。

池塘的故事不尽欢乐,也有沉重的。据说一个年轻女人丧夫,要男人帮忙耕田耙地,日久天长,两人好上了,怀孕了。“寡妇生儿河里丢”,那年头寡妇偷情是最遭人白眼的事。木已成舟,那时又没有堕胎的设备,眼见十月怀胎要生了,女人不敢声张。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地来到池塘里,把身子沉在水下,这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生小孩方式。痛苦,羞愧,害怕,仁慈的池塘啊,可给可怜女人一丝安慰?

治疗癫痫用托呲酯有用吗患上了癫痫后会缩短寿命吗武汉有治疗癫痫医院天津治癫痫作用好的医院怎样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