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致青春(散文)_12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青春时的梦是五彩斑斓的彩虹,但梦大多却是对自己的谎言!

——作者题记

一、决定命运的废纸团

这几年回家乡看妈妈,我很多次路过我曾就读过的西丰县凉泉中学,也是我毕业后做教师的学校。

这里已是一座美丽的校园,一幢教学楼矗立在宽阔的操场上,只是操场东边当年茎粗叶茂的大柳树枝桠被大风刮断。不久前,我看到大柳树还是坚强地发出稀疏的绿叶,光秃秃的树干上,支棱着几个光秃秃的大枝桠,它显得那么苍老和矍铄。记得我上学时曾约四个同学手扯手,张开双臂围绕着树干来测量它的粗细。后来赵校长说,这棵大柳树在他上小学时就有三抱粗,估计它已经有上百年了。

无论在我的记忆里还是在我的作品里抑或是在我的梦里,这棵大树依然还是高高的树干,庞大的树冠,最难忘的是它长长的柳条倒垂下来,我做学生和教师时常常来到大柳树下,跳起来去捉柳丝上的嫩叶和毛毛狗,幸运时,还可以折一段柳条做几只柳笛。

我在这所中学工作两年,大柳树枯荣两载也陪伴我两年。

现在想起来,人的命运有时在跟人在捉迷藏,甚至有时自己也无法预料。

记得1986年4月份的一天第二节课后要上操,按例轮到我借此期间来打扫办公室卫生。当我打开屋门正想把铁戳子里的垃圾扔往垃圾堆时,戳子里的一块报纸团被走廊里的风吹了出来,我低头捡起来放进戳子,只见它在戳子里随风舞动,随即像似要和我开玩笑似地又逃出铁戳子,而且跑出很远,我不得不跑过去才把它捉回来。

我好奇起来,我把这个被揉的褶褶巴巴的纸团打开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广告,广告的内容:根据国家文件精神,辽宁省教育厅号召我省有知识的有能力年轻教师志愿去内蒙古边疆地区任教。

广告附后还有一则启事:内蒙古呼伦贝尔额尔古纳右旗M林业局欢迎有知识的有能力的年轻教师到那里任教,待遇优厚,前途无量!启事后面还写有M林业局来辽宁招聘教师考核的具体办公地址:鞍山市第二十九中学。

我把纸团放在我的办公桌子上,在等待其他老师做操回来的间隙,我又打开纸团,心想我可否也去边疆一试呢?

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纸团和我的一瞬间的想法会影响我人生的重大转折!

二、激动的电报

我乘坐的车子本来应该在傍晚到达鞍山,路途中车子发动机突然失灵,在辽阳地段整整停了几个小时,我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车子还在原地等待去购买元件的人回来。

车子半夜到达鞍山,我在一个叫红旗路旅馆住了下来,其实我一夜没有睡觉,我担心自己在考核时知识上的疏漏,我把带来的教学书籍看了几遍。

早上,我匆匆忙忙喝了一碗豆腐脑吃了一个黑馒头,就匆匆赶往鞍山市第二十九中学。在教师审核办公室门口我看到来应聘的教师很多,大家排起队,我看到很多像我一样行色匆匆面容憔悴的人拎着旅行包在等待招聘的人喊着:下一个!

我站在最后,估计站在我跑前面的有几十人,但我的心脏还是急促跳动起来。

临近中午,轮到我去面试。我走进宽大的办公室,看见有四个人坐在我的前面,有三个人戴着眼镜,每个人前面都有一个塑料牌,上面写着:人事科、教育科、监察科、劳资科。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女领导首先问我话,你是哪里人在哪里任教?我说我是铁岭西丰人,就在那里任教。她看完我的学历证书后又说,你有何特殊爱好?我说我没有特殊爱好,只是喜欢写作。坐在她旁边的一个胖男人,这时对我说,你发表过什么文章?我说散文和小说。他说在哪个刊物上?我说在《铁岭日报》和《春风》杂志上,还有81年《高考作文选》。他扭头告诉身边的工作人员,去把书拿来看看。在等待拿书的时间里,几个人轮流问我好多问题,比如,年龄、任教科目,还有愿不愿意到边疆去,那里条件恶劣,人烟稀少等等。

不一会儿,那个女工作人员拿来一本书,翻开递给那个胖领导,胖领导又递给另外三个人看看。随后,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问我,你还能记得你高考作文的内容吗?我说能。

这时没有戴眼镜的面容有些年老头发有些发白的人说:“你下午一点,进教室试讲如何?”

我说:“行!”

下午,我在鞍山二十九中学高中部我授课的内容是《屈原列传》,在初中部我授课内容是《核舟记》,这都是我讲过的内容,自然应该没有问题。

授课完毕,自称是劳资科周科长的人把我叫到跟前说:“留下你的地址,回家等候消息吧。”说完,他和我握手,我看他时,他微笑地向我点头,临走又拍拍我的肩膀,我感到很温暖,自己也顿时兴奋起来!

回到学校,我把我去鞍山的情况告诉了我的老师,当时是我的校长,他说,你也许不知道,在你以前,咱校去了四个教师应聘,他们当场都没有过关。

听了校长的话,我在鞍山时的高兴劲顿时消失殆尽!

期待是一件苦差事!

虽然我不知道内蒙古边疆是什么样子,但是在我心里还是充满幻想和冲动。这件事,我一直没有敢和父亲说,我想等有了具体消息再和父亲谈,那时父亲是家庭的灵魂也是我们家族的决策人。

这件事,我偷偷和弟弟谈起,在读高中的弟弟很支持我,可是和妹妹说哥哥要远走去教书时,我的两个妹妹很坚决地说,不行!

我在家乡任教的学校当时很破旧,操场上两趟陈旧的砖石瓦房算是各个班级的教室。教室后面还有一趟陈旧不堪的瓦房,窗户几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那是远处学生住宿的宿舍,我在这里住过几次,只有操场上的大柳树生长茂盛。

5月20日,我正在上课,学校后勤部宋老师突然来到教室门口隔着窗户喊我,他声音很大。我开门问他有何事?他没有说话,只是把一封电报递给我,我看出宋老师脸上满是喜悦。我打开电报,电文是:经我局人事科、劳资科、教育科和监察科研究同意并报局党委和林业局批准,决定录取你为我局教师,试用期6个月,试用合格后解决国家正式教师编制,待遇两年内每月200元,住房与农转非户口,试用合格后一年内予以全部解决,收到该电报后,望您在6月1日前到我局教育科报到。

下课后,我拿着电报去了校长办公室,办公室内赵校长、吴书记、曲教导主任都在,他们神情严肃,好像刚刚争论完一件很重要的事,特别是曲主任坐在椅子皱着眉头上呼次呼次地喘气。

看见我进来,吴书记跟我说,我们支持你去边疆工作,刚刚我们开了班子会,你来正好表个态,去还是不去?我考虑了一会儿说,我去。吴书记说,你考虑到那里的环境适不适和你,还有你的试用期后合格不合格的问题?我说,没有。

这时赵校长说,出去闯一闯我们很支持,毕竟这是一次好机会,我们但考虑到你很年轻,考虑事情也很单纯和冲动,我们班子刚刚达成一致意见,你可以先去内蒙古边疆任教6个月,你认为适应了就继续留在那里教书,如果不适应,学校把你的编制留着,回来你继续上班!

听到这里我突然心里一阵激动,很感激地看看三位领导,他们都是我读高中的老师,赵校长教我语文还是我的班主任,吴书记教我数学,曲主任教我化学。

事后我得知曲主任是坚决不同意我去内蒙古边疆的,他的理由是,在哪里都是教书,如果单单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在这里挣54.5元不解决问题,而为了200元工资去,没有必要去冒那个险,那是很幼稚的,起码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

现在想来,去内蒙古的确有些冲动,虽然有家庭经济因素,但更多是因为那时我太年轻,才22周岁,认为青春在手,一定要敢于冒险,再说那时内蒙古边陲刚刚开发,那是一片广阔天地,在那里我或许会大有作为呢!

三、北行的路

晚上,我把要去内蒙古的决定告诉了父亲,他显得有些吃惊,,没有说话,我看到他的眼眶是湿的,只顾坐在炕沿上一个劲地抽烟,妈妈只是蹲在外屋地的灶坑前默默地做饭;弟弟说,可以去看看,行就留下,不行就回来,反正学校编制六个月内还在;四妹妹红在学校就听说我要去内蒙古教书,放学回家扔下书包就抱住我大腿说:大哥,我就是不让你走!

第二天,没有去上班,我去了二姐家,二姐听说我要走,一个劲地问我,行么?那里行么?我说行。二姐看我决心已定,就拿出她结婚时做的新被褥,她说:千万注意,不行别逞能,在家里教书不是也不用种大地吗!

第三天早上,也就是1985年5月26日,我的拜把兄弟张守志送我五十元钱,我揣着这五十元钱做了路费,踏上了北去的路。父母弟弟妹妹都来送我,走到村头,在稻田里干活的乡亲们看到我背着行李,都直起腰来,有的朝我点头,有的朝我招手,有的朝我喊着什么。我也朝他们挥挥手,含着眼泪向他们点头。

这时,我看到在这群人的前面是一片片整整齐齐的嫩绿色幼小稻苗,这是今年春天大家临时核计把旱田改水田的,其中也有我家六分地,如果母亲不来送我,今早也会早早下水栽稻苗,看着稻苗,我想,以后我很少会吃到家乡的大米了吧?

我转过身,我向送我的亲人挥手让他们回家,记得我当时喊道:“爹,妈,弟弟、妹妹。回去吧,以后我们家就会过上好日子啦!”

1986年5月的一个午夜,月色里,我乘坐的火车在大兴安岭的森林里缓缓地蠕动。火车头的喘息吼声让我在沉睡中醒来。

我看到夜色里火车停靠在一个小站,朦胧中看到站牌上写着鸟尔其汗站,当时心中觉得内蒙的地名很是蹊跷可笑,后来出差时看清是乌尔旗汗。

中午时分,火车到达一个叫莫尔道嘎的边陲小镇。火车到此走到头了,再走就是俄罗斯和中国的界河额尔古纳河。

莫尔道嘎边陲小镇,有一个全国最有名的林业局。接待我的解放牌卡车把我送到了一个四合院式的砖砌的院落,大门口用一块很厚很高木板写着“M一中”。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我摸摸这块牌子,很烫手的。我背着行李来到了学校的宿舍。

宿舍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改造而成的,一共十张床。我到达宿舍的时一群人正在打扑克。有光膀子的有穿半截袖衣服的。大家很投入在这游戏中,人群中有甩膀子的有争执的在吼叫,整个宿舍一片嘈杂。以至于我的到来他们都几乎没有感觉到。

“大家先停停,”领我进来的总务主任把我的行李放到最后一张床上,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床后,对着打扑克的一群人说:“这又是辽宁来的老师,以后你们就一起工作了。”

打扑克的人们回过身来,看到我都纷纷伸出手和我握手。

“我叫闫敬东,林师毕业,刚刚来报道。”一个白白净净的戴眼镜的书生。

“我叫孙尚师和小闫同学。”一个身着蓝底红条运动装的矮个子小眼睛的人。

“我叫纪维武,和你一样,来自辽宁法库,昨天刚刚报道。”这是一个满脸胡茬一身中山装的三十几岁的成年人。

“本人刘汉操,”一个眼睛很小脸庞宽大的人,光着膀子手里还拿着扑克牌。说话的声音很尖好像很费劲。“扎兰屯师范毕业,报到一个月。本地人。”

“我,刘秉华,和纪老师一个地方。三天前刚刚到。”身穿白背心,一个浓眉的男人,说话时不时的皱眉头。眼睛很亮额头很宽。一身挺直的蓝色哔叽中山装,左上兜别着一管钢笔。

“我是任跃敏和纪老师、刘老师一个地方,”这时一个稍稍胖一点的三十岁样子的人站起介绍自己,又来回头看我一眼,首先伸出手和我握手说:“昨天就听说你要来,今天果然来啦!这么年轻哦。”

打扑克的几个人我都一一问候过。我把行李放在在一架红色简易的木床上。铺好后就躺下休息,我奔波几千里实在太累啦!

四、新的考验

85年8月末,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任初中一年四班班主任。班级有四十五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其中有蒙族、达斡尔、鄂温克族、白族、回族。

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他们,很胖个子很高的蒙族男孩子包文成;个子矮小又很爱笑郭凤林,小巧玲珑的小不点闫红梅。白白胖胖的王明福和他的默默不语的小妹王明艳。害羞的长辫子的高个子董丽君;大眼睛稍黑聪慧的崔萍;带着一副彩色眼睛身材娇小的徐枫凤菊;挎着绿色书包长着一双狡黠小眼睛的涂光新;天天要早一点回家照顾妈妈做饭的十分朴实简洁的单薄的苑凤君;唱歌非常好听的精品式小男孩儿赵明;黑黑的长着微微小胡须的大眼睛王向全;天天衣着不整总是愿意打打杀杀喜欢恶做剧的王春和;建工局家庭贫穷的孩子杨海光、王勇……

林业局局长叫韩斌,那时他刚刚四十几岁,是内蒙古林业大学毕业生,他刚刚从图里河林业局调到M局。他有很高的创业热情和很强管理能力。这次我们一行七人来到M局任教就是他为了改变M镇的教育面貌而实施的一个新举措。

他刚刚来到M局,给这个新开发的林业局带来了新的生机,规划M镇的建设,精简臃肿的管理机构,实行考试和公开竞争的方式竞聘上岗,林业局实行定员定岗定编制定工作职责和量化指标及工资福利;剪除裙带关系强化企业内部管理,开源节流首先内部挖潜;实行成本倒推法,达到人人有成本人人有责任人人有效益,大胆任用大学生和年轻有经验的人。

兰州哪有癫痫医院哈尔滨的医院哪里能治好癫痫呢癫痫病发病有哪些症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