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恋爱季,让我做你最拉风的男朋友(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德艺

我其实更喜欢冬天的桐柏山,一改往日的熙熙攘攘,彻头彻尾的清静。不像而今这个正渐行渐远的夏天,整整一季的喧嚣,整整数月的焦躁,街头巷尾处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群在穿梭着、聚叠着,他们被撕扯着晒同一个太阳,然后再被撕扯着笑出同一种表情,不知不觉间,整个七月都被他们的暧昧弄脏了。多年之后,当初的松云湖被改了名字,具体又叫做了什么,于我而言向来都不重要,我只是关注那坝上的风还是否夹杂着凉意,夜半时分是否还有人和着袅袅梵音练着优雅的瑜伽。只是,偶尔去过几次,类似于多年前的那些夏天,似乎流逝过后,一切都变了模样。

时光恍惚,一梦醒来,所有的期待竟然在心头转了一个辽远苍凉的弯。那时,我们总是喜欢在松云湖的坝上静静地喝茶,或是玉叶,或是银毫,其实我和你不甚懂茶,在我们当地也只能喝这些而已。你总是紧紧地握着紫砂茶具,不言不语,而我习惯了情不自禁地偷偷地看你,我感肯定那时你纯纯的眸子里,除了眼前的山水,其他什么都没有。我曾经以为,我们那样坐在坝上,安静地呼吸,安静地喝茶,整个世界就会那样安静的定格。我想着只有被定格的一瞬间,我们的思绪就不再漫游,心被熨平了许多。

只是,过了好多个夏天之后,有些事情必须是要发生变化的,我终于等到和你牵手的那一刻,却没有守护好随后的好多天。那一日,我的手心被你攥出了汗,直到我木纳地对你说“让我做你最拉风的男朋友吧”,你没有拒绝,也没有应允,只是安静地坐着。至此以后,你出其不意的调侃,总是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你让我闭上双眼,然后数出“1、2、3……”,我以为我数了,你就会大声说出那三个字。事实上,你一直都在取笑我,我曾经无数次地数着那三个数,而你却一直都没有说出我想要听到的那句话。那时,我时常感觉你的矜持仅仅是在一场场游戏追逐过后,会方方正正地呈现出一种真实,也就是为了那个真实,我一直等待着。你一直都是我无力抵达的深情,我早已经陷落进你的眸底,我与你的约定就是那样蔓延成为日后无法愈合的伤口,你三年后的不辞而别,带着我无以召见的绝望,泯灭在岁月流逝的巷口,我终是未能拨动你的心弦,当尘烟散尽,唯有且听风吟,我一遍遍地数到三,再次臆想那一季的美好。

七月,我觐见了一场永世不可回望的回忆,松云湖上清风袭来,斑驳了的那些浅浅的忧伤,被葬进无边的深海。抑或,你还是原来的你,而我却在原地迷失了方向。我在这,你在哪?你忘了,没有你,我哪也去不了。

唐朝太远,我只有回到昨天,再无力去牵上谁的手,一个人来,一个人走。只是,有一句话时常在我的耳边萦绕成一阵风,“让我做你最拉风的男朋友”。似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当年那张因尴尬又羞涩被涨红的脸庞,如今已经随着微风渐渐远去,只留下深不见底的遗憾,驻留在青春的尾梢,一晃就是数年。

幽长的坝上,袭来悠远绵长的黑暗,有一种思念泛滥成灾,一支烟燃烧着最后的寂寞,蓦然间就绽放了通宵的叹息。我曾经以为,没有你的日子里,一切都可以继续安静着,不悲不喜。然而,走过多年,我仍旧无法压制内心深处波涛汹涌般的思念,当越发浓烈的酸楚充斥着整个胸膛,我多想穿越时空,去寻你。而你,又在哪里?

我依然像往常一样,默默地数到三,很多年了,对于那三个字的渴望始终都没有消减。我把你的容颜用画笔描绘了一千遍,蘸了思念的墨,滴在案头,继而破碎,落地成伤。你可知?这一生,我只想拨动了你的心弦。

缘。份。那些被散落的记忆。深埋在时过境迁的风口。

有谁还愿意站在原地,继续等待。

我在这。你可知?

属于我们的时光,就这样,在遇见与错过之间兜兜转转,如果可能,如果可以,如果你愿意,请让我做你最拉风的男朋友。请允许我提着两双沙滩鞋,牵你的手,行走在绵密的细沙之上,纵然白色T恤已被浸湿了一半,我依然迷恋这样的低调晕染,我们着迷于浪漫无际的水边,深蓝色及膝牛仔,曳地碎花长裙,蓝色夹脚凉拖……就让那些最拉风的色彩,尽情在手指间愉悦荡漾。

我承认,我输在了时间的轨道上。我愿意爱你。如果。你批准。让我做你最拉风的男朋友。

被灌注了等待的生命,原本就是一场深重的劫难,纵然有一场爱情的稀释,远远不足以软化它的苦涩。我准备好了,一生的时间。

三年前,你转身离开,你无关痛痒;三年后,我迎面觐见,终是别来无恙。蹉跎岁月硬是把我们的过往,谱成曲,吟唱成伤。唯一聊以安慰的是,有一句话始终都在月满星稀的午夜,回荡在我整夜通红的耳畔,于无声无息间,就像炊烟,萦绕着我的整个村庄。

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癫痫持续性发作是怎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