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真色彩】贵州游记(征文·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在江南,七月的秋天还在延奏着夏天的余韵,“秋老虎”还时不时地想窜出来伤人,然而大西南的贵州,却是秋意正浓,热退凉至,气候宜人。九江市卫监中心的领导们,将每两年一次的放射科资质人员的疗养休闲活动,今年安排在了贵州。

上两次的前几年,我已有幸去了内蒙和广西,这次又去贵州,心里之高兴,自然是无需言喻。何况我还是个喜欢玩笔杆,爱把文字当积木,常常堆垒雅致的人,就正好把疗养与文化采风,合二为一了。

贵州简称“黔”,古为“蛮夷之乡”和“化外之邦”。人们颇为谈之色变,过去一直被置于“西南夷”或“苗疆”的概念下,在历史的舞台上少有自己独立的角色。春秋时期它有部分疆土被古牂牁国统治着,至明代建省前,其辖区一直都分属于川、滇、楚、粤等行政地,直到公元1413年明朝永乐年间,才被正式划称为贵州省,之后明清两朝使其有了初步发展。贵州在有了共产党后曾为红色根据地之一,早被写入中外军事教材的“四渡赤水”乃毛泽东用兵奇略,就在黔北。1935年红军在贵州高原作战,召开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主席的领导地位,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可以说贵州有着极其深厚凝重的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似一棵高山顶上的红辣椒,炫彩于中国的大西南。

我们一行十八人,从南昌昌北机场坐飞机到了贵州的省会贵阳,聘请的导游早带着大巴迎候在那里。导游姓王,是个90后漂亮的女性。虽然年轻,但她上车便来一首《我在贵州等你》的歌曲,几句甜蜜而流畅的欢迎词,足以说明她的练达,一下使我们刮目相看了。她先让车直奔南郊花溪区的青岩古镇,带我们去那里触摸历史的古痕。

青岩古镇是电影《寻枪》的拍摄地,因此为许多人熟知。它始建于明,原为军事要塞,至今还大量完好地保存有明清时期的建筑。古镇依山傍势,风格各异,城墙由巨石垒崖,似一条石蟒绕翠,无限风光在险峰地连通着东西南北四城门。四城门中的南门定广门最为气势恢弘,历史上是扼守贵州南大门的第一门户。攀登石级,有如山海关长城之陡削。城墙上的斑驳与苔藓,似乎在诉说近千年前的烽烟滚滚并沧桑,与那精湛的石雕木雕辉映,构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历史画卷。

沿定广门进古镇,清道光皇帝御赐的“赵理伦百寿坊”便先入眼帘。赵理伦是云贵历史上首位文状元赵以炯的曾祖父,此坊是他百岁寿辰时御建。门楣有“生平人瑞”四个大字,是说国家太平了百姓才能长命百岁。有趣的是那四对护柱上的尾上头下的下山狮,造型在全国都属罕见。过南门蜿蜒向北的古驿道旁,街道棋局,纵横交错,可见文昌阁、迎祥寺、慈云寺等古建筑,翘角飞檐,古色古香。寺阁的院墙由层层片石垒就,望去像条条小苍龙,随山势起伏。那背街的石巷内,路面的青石板如镜泛幽,光可鉴人,让人感觉到幽深而典雅。

街上行人如织,衣袂彩动,特色店铺鳞次栉比,琳琅满目。店内有不少男女,一边卖东西一边在击鼓欢唱,渲染着独特的民俗风情。

傍晚我们还去了甲秀楼。甲秀楼既是风光楼,又是励志楼,矗于省会闹市城南的南明河畔。它以河中一块酷似传说中的巨鳌万鳌矾石为基,系明代万历年间巡抚江东之于此处筑堤,建此楼以培风水,名曰“甲秀”,取“科甲挺秀”之意。此楼曾在天启元年焚毁,被总督朱燮元重建,改名"来凤阁"。后在清代多次重修时,至清康熙二十八年才被巡抚田雯恢复了原名。甲秀楼朱阁画栋,白石为栏,层层收进。南明河从楼前流过,汇为涵碧潭。楼侧由石拱"浮玉桥"连接两岸,配以垂柳吻水,鲜花摇情,真乃古今韵合,名符其实,堪称甲秀。它历经了四百年的风雨沧桑,是贵州历史的见证,是贵州文化史上的标志。

我们发着对甲秀楼的感慨,带着下午对青岩古镇的欣赏,恋恋不舍地回到车上。晚上王导带我们去省剧院观看“多彩贵州风”的演出,使我们对贵州的古文化及民族文化,更加有了进一步了解。

贵州是著名的多民族集结地,侗族、布依族、水族、彝族、土家族……共计四十八个少数民族,而人口最多和分布范围最广的当属苗族。于是我们去黔东南西江千户苗寨,就成了这次必行的游程安排。

西江并非西边的江河,而是代表苗人的“西”氏族。苗人的祖先是蚩尤,因被汉族的祖先黄帝和炎帝打败,故衍昌远远不如炎黄子孙。

但我们未达苗寨,先却充分体验到了概括贵州的一句老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贵州多雨,亦多山。一年有两百多天雨天,山则似将平原上的山都移挪至此,从而形成了美丽而精致的巨大贵州沙盘。车子将开出贵阳时,雨幕高挂,泠丝密集,使我们耽搁了好一阵。可当车子驶出去不久,便见丽日当空,秋阳明媚。然而再转过几个山角,又见天空阴垂,细雨霏霏。这真应了刘禹锡的一句名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山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有的美如盆景,有的状似虎狮,间距咫尺,却不相连。这又扩展地应了苏轼写庐山的那句名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西江千户苗寨,果然名不虚传,由十几个村寨连接成片,是目前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苗族部落。木质吊脚楼层层叠叠地构筑于山坡上,披一身咖啡色缀于碧绿群山,被涓涓细流的白水河一分为二,在我们汉族人眼里,真觉光鲜新奇,别有洞天。一进山门,便见穿地道苗服的男女老少在牌楼前的小广场上站成两排,男的悦耳地吹着长长的苗族竹管乐,漂亮的少女们不时地对客人敬着“拦门酒”,以示苗族传统的热情好客风俗。这种苗家人的热情好客风俗,在我们中午吃长桌宴时,更加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真正的长桌宴我们没办法品尝,那是苗族人重要的节日才能有的,从头不见得能望到尾,但仅这种象征性的长桌宴,便令我们狂欢不已。一个后生吹着动听的苗曲,几个身穿苗服的艳丽苗家少女,一边唱着脆美的苗歌,一边婉婉地为我们敬酒。她们的敬酒很有情趣,酒壶层楼似地斜上摆开,高山流水地壶壶相接倾斟,客人只能用嘴衔住最下面的那只碗,让苗女边歌边将酒倒进口去。那酒微酸带甜,醇中夹香,似一股甘露琼液入脾,通体舒畅。我们纷纷拍下视频,记录下这个难忘时刻,以供今后翻晒回味。

苗家人特别是女人,从古至今都喜欢银饰。银簪、银冠、银箍、银锁……还有镶在衣服上的各种银片,简直从头至身,无处不银。这种苗族人的习俗嗜好,得要追溯到他们的渊源历史。苗族的先祖蚩尤,被汉族的先祖炎黄帝打败后,族人便被到处追杀。七零八落的苗族人,作鸟兽散地逃往全国各地,有的甚至逃到了国外,致使国内外许多地方,至今还零星地存有苗族后裔。那时为躲追杀,苗族人不敢走大道,只能拣一些深山密林里穿梭,即便是觉得可以停下来,也只敢在山坡上弄些树和树皮搭个简易木屋,这就是苗族吊脚楼的由来。为躲追杀,他们将家里的全部财产都偷偷地拿到集市上兑换成银子,然后打造成各种女人的首饰,这样家当便浓缩集中,遇敌追来就可以跑得方便,不需要收拾。那些带银的女人衣服,有的可达几十斤重。在衣服上绣嵌银片时,哪条丝线是代表黄河,哪条丝线是代表家乡的山脉,苗家人是一看便知。他们在似乎悄悄地告诉子孙后代,不要忘了自己的根。

苗族人的逃亡历史,还造就了他们后来独特的婚嫁风俗。首先姑娘嫁人,得要考虑表哥,没有表哥的也多是嫁给本族人。其次山孕育山歌,苗族人世居山里,男女青年的相爱,自然也得靠山歌作媒。但他们别具一格,山歌多在节日特别是五月端阳划龙船时对唱。苗妹先准备好粽子,见有哪位划龙船的中意小伙,就娇媚地用粽子砸他。小伙子不能躲,就让粽子砸到身上。小伙子若也有意,便检起粽子就吃,倘若无意,就礼貌地将粽子放到甲板上。互相中意的男女来到山林,男的递一把牛角梳,便是之间的爱情信物。结婚时男方不需要彩礼,倒是女方要许多嫁妆。那嫁妆不是别的,就是丰厚的银饰,和那镶有银饰的嫁衣。不过女方在婚后并非是立即住到男方家,苗族至今还保持着母系社会习俗。女方在婚后除了一些节日,或遇男方家农事多确需要帮忙,一般是不会轻易到男方家过夜的,直到生了孩子,才能被隆重地接到男方家,至高无上地当家作主。在此之前,女方还有权利同其他的男人来往,甚至是移情别恋,废除婚姻都可以。故此,女人生的第一个孩子,是否为男人亲生,有的就难免要多少打上问号了。也故此,苗族人结婚后的第一个孩子,姓氏多随舅。他们最尊重二哥,忌讳别人喊大哥,因为二哥是信得过的亲生,大哥则有一定的危险性。

这婚俗在我们汉族人眼里,自然是显得不可理喻。但这是他们民族的文化之光,就像我们一行人参观过博物馆,对苗王屋内的圣物铜鼓肃然起敬,然后沿白水河走在风雨桥畔的街道上,看着满山坡的吊脚楼大为提心吊胆,看着他们身上穿的苗服觉得累赘。而这些提心吊胆和累赘,恰恰却是他们美丽的苗家风情,正是我们到这里想要观赏的。

贵州的大小七孔风景区,位于黔南荔波县城南约三十公里的群峰之中,全长约七公里。那里同样分布着布依族、苗族等许多少数民族。

我们晚上宿荔波县,晚饭后徜徉于县城街时,被一家小店门楣上的文字吸引住了。其实也算不得文字,颇像甲骨文,亦颇像经文符号。记得王导说,贵州的众多少数民族中,只有水族有自己的文字,其他的都没有,因此这显然无疑是水族文。然而可惜,当我们询问店主时,却说这文字现在也只有寥寥无几的族里老人认得,年轻人亦未可知。

小七孔景区的得名,源于响水河穿过景区时,那座横跨河道的青石砌的七孔桥。桥不大,但有个美丽而凄楚的传说。传说古时候有对想争取婚姻自由的男女,逃婚到这里时,被这奔流不息的响水河给挡住了。后面的人眼看追至,两青年无计可施,只好准备投河。正这时,恰巧七仙女出现此处。两青年呼救,七仙女垂怜,却轻锁美眉道,救你们不难,只要我们七姐妹化一座七孔桥即可。只是你们每过一孔桥,便要老掉十岁,你俩愿意么?两青年互望了一眼,最后牵着手说,愿意。果见七仙女陡然失踪,化作了一座七孔桥。而两青年过桥后,也果真变成了八十多岁的老公公和老婆婆,从此留下了这个动人传说。

想着这动人传说,我们不禁对那座看似不起眼的桥多看了几眼。然而当我们沿木栈转过这道桥,便被接踵而至的山、水、林、瀑等景象迷住了。首先是栈道的山体侧有一条名曰“拉雅瀑布”的水流,从山坡上似乎唱着迎客的歌儿欢快地漫下来,游人若不怕湿身,便可以同它热情地握手拥抱。继而索响水河逆流而上,便是68级跌水瀑布,层层叠叠地渐次沿着铺展的河床倾泻下来,形态各异,景象万千。

瀑布之水在这儿找不到多少深谷,只好随林石散成百千溪流,直入河床。河床上的茂密乔木和灌木,犹如一道翡翠屏障,构成了大片水上森林。河水清澈见底,随意地幻化成柔软的绸带,一会儿包绕河石,一会儿穿行林间,一会像调皮的男孩挪腾跳跃,一会像温柔的姑娘舒袖曼舞。树木则在水中扎根,碧绿依然。树在水中的这种“坚定不移”,着实是我们在人生中要效仿的。这是最为和谐而完美的大自然组合,山水相依,林水相溶,可谓“水在石上淌,树在水中长”。穿了拖鞋的同仁们欢天喜地地走在水里,虽觉凉意,却兴致盎然。

河水终于被聚统收缩成潭,名曰卧龙潭。形成潭的水呈玉镜,波澜不惊。潭边奇树怪石林立,古木森森,而潭下水声轰鸣,白絮飞溅。这下动上静的有致仙境,使西施能浣纱,神仙能狂饮,世人能陶醉。

随王导再走过去,便是风光旖旎的鸳鸯湖。鸳鸯湖由湖内两棵参天的合欢古树得名。湖水绿而凝重,大树立水挺拔,那时宽时窄的湖道,交错相连地四通八达,加之大大小小的岛屿点缀其中,宛若一幅天作笔地作纸的油画,仿佛一处布满八卦的水上迷宫。而且这湖与广西的疆域相通,当我们荡着游舫,尽情地加入到湖上星星点点的游舫间嬉戏追逐时,不知哪一位同仁,许是嫌在贵州境内玩得不够,竟然还大声笑喊,走,我们划到广西去,再到广西玩一圈!

我们多半都是五十多岁,上了年岁的特殊专业医务工作者,平时繁忙的工作常使生活死水一潭,数十年的接触有害射线,致使身体多少孱弱,但此时,我们却一概感到了年轻,感觉回到了生龙活虎。只可惜,次日大七孔因涨水关闭景区了,否则我们还要再激情澎湃一番。

如果说贵州的少数民族风情主要是体现在西江千户苗寨,大小七孔算是精彩的景区,那么贵州的黄果树瀑布,便是美之最,景之冠了。

首先,黄果树瀑布景区位于贵州的安顺,这地区多居布依族,散居着其他的少数民族。王导说,有个朱元璋后裔的屯堡人小部落确实很怪,他们的身份证上虽然写的是汉族,但他们从不承认,认为是强加,自称大汉族。他们至今还保持着随时参战的警觉,女人的身上都带刀。他们的风俗自成一统,没结婚的男女叫小爷爷和小娘娘,头上缠的是黑布条;结了婚的叫大爷爷和大娘娘,头上缠的是白布条;每个家族只有男女各一名才能称老爷爷和老娘娘,头上缠的是黄布条。

最专业的癫痫专科医院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片对身体怎么样怎么治小儿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