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冬天(散文)

来源:浙江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冬天了,村人们把庄稼都收回家了,场光地净,田野里的只有麦苗紧贴着地面,守护着那一点点绿。冬天的田野空旷,储存着满满的阳光。冬天的阳光是那样干净,仿佛挤干了水分,是那样轻,微风轻轻一吹就蓬松的羽毛一样散开,风过去就又恢复原样了,你走过去,打在身上脸上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

没有农活了,田里就很少有人。寒冷的冬天是村人们难得的清闲时刻,大都窝在家里,享受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天伦之乐。这时你站在田野中央,金子一样透明的阳光里,冬天的景色尽收眼底,黄牛一样倦卧在那里的村子,旷野尽头抵天的大树,多么辽阔。这时你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蓝天低了许多。望着清澈的天空,忽然有一种欲望,张开双臂,好想溶化在清空那深邃的蓝里。

一个村子的四面有数条向外延伸的路,这些路有的连起另外一个村子,有的伸向田地里,有的向更远的地方,一直绵延天边。躺在麦地里的土路,青绿间的一线灰白,把无边的麦田分成矩形长方形三角形许多几何图形。这些路就象是一个个故事的脉络,每天村人们踩着土路出去或回来,演绎着自己或喜或悲平凡普通的人生。

每天早晨第一个进村的是一个卖豆腐的中年人。他拿的小扩音喇叭里卖豆腐的吆喝声把一个村子的早晨喊醒了,随后鸡鸣声狗叫声孩子的哭叫声,卖苹果的卖烧饼的卖下水的吆喝声相跟着传出村子。早晨的农村,连空气都是那么的宁静,这些充满浓浓生活气息的声音就显得动静特别大,听起来很响亮,站在田野里听得真真切切。晚一点七点半后是开幼儿园的二神仙的高音喇叭放的流行歌曲,村人们知道这是告诉家长们该送孩子上学了。这时小村的一天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村子东面的那条小河,是这个村子唯一能称作河的了,只是河水愈发的瘦弱污浊了。那个满头银发快九十岁的老翁每天上午必来河边垂钓,坐在岸边,老僧坐定一样,鱼钩在水里,静静的等待着上钩的鱼。老翁在这个河边钓鱼多少年了,没人注意的,钓到鱼了吗,这些老翁不在意,也许他根本就没想钓到鱼的。冬天河面结冰了,他每天也要来河边坐一阵子。看着他不由得想起那句著名的诗,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有一天那个老翁不来河边了,第二天还没来,村人猜想坏了,他可能要不行了,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冬天寒冷,是老人们的一道坎,每年冬天村里总有几个老人走的。村人们踩着田间的黄土路,让他们长眠在自己耕种了一辈子的土地里。新坟的前面还有几个旧坟,那是逝者的亲人,在里面等着他,等着他团聚,他们团聚了,他们在里面又一起等,等着后来的人。

果然没几天就传出那个老翁逝去的消息。村人的民风淳朴,一家有事大家都去帮忙,老翁的家里少有的热闹起来。其实老翁的子女们早为他的后事准备好了,只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一切就显得有条有序不慌不忙。主事的吩咐妥当,有的点香烧纸钱,引领着老翁的儿子亲属们把老翁的魂魄先送到土地庙,有的顶着早晨薄薄的霜雪寒气骑着车去通知老翁家的亲戚。年长的丧事也叫喜丧的,祖先们认为寿终正寝是一个人的圆满结束。老翁子女的脸上也是看不到很悲伤的样子的,他们做着的一切仿佛就是个形式。

村人的规矩停放三天出殡,这三天有一件事发生的很意外,就是这么普通的一个老头的死去竟惊动了乡里。乡长书记亲自来吊唁,还送了花圈,村里大队党支部也送了花圈。出殡时还开了村人们早已忘却陌生了的追悼会,村支书亲自主持并致悼词。大多数村里人现在才知道,这个默默无闻的老头原来是个老红军,打过国民党参加过抗美援朝,是革命的老功臣。

后来老翁的儿子把他爹的军功章拿到街上让众人看,说老头太傻。他在世时啥要求也不说,这些东西也是不让碰的。村人看那军功章金灿灿如新的一样,在冬天的风里颤颤的抖动着,像是在看一件待售的商品。

村人都是很健忘的,就如看戏,新的剧情开始旧的那出戏就忘掉了。村西老赵的儿子结婚办事了,村里人就去帮忙,还是在老翁家的那一班人,不过舞台换了,剧情也换了,这次是喜剧。村子就是村人们生活的中心了,他们走到田野里,看到远处乳白色薄薄的雾气像是一道天然屏障围了一圈,在保护着他们这一方天地保护着他们的村子,他们心里就更有数了,走路的步子就放缓了许多。

田野里有一群羊在静静的啃着麦青,牧羊人躺在一个隆起的坟头上,望着蓝天出神,那个坟头是他父亲的房子。羊们缓缓移动,象白云慢慢漂移,牧羊人起身,跟着羊走,很悠闲的拍拍身上的尘土,没有拍净的就带着了,好像带着父亲的一些记忆。

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长春市到哪治癫痫病好北京权威癫痫病医院是哪家